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马王子的书车 人类的精神食粮

增加营养 陶冶情操 祛除烦恼 延年益寿

 
 
 

日志

 
 
关于我

我从小是地主的狗崽子,上学后是地主的后代!虽然门门满分,可一张奖状没得过!高考达到录取分数线因为家庭成份是地主而与大学擦肩而过。负气闯关东。在北大荒跑了三年多的“盲流”。包产到户以后回到家乡在燕赵潮河稻田大学改造学习至今,取得了博士或者是博士后的称号!哈哈,固步自封的!

网易考拉推荐

法庭陈述  

2017-02-25 19:37:28|  分类: 土博士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庭陈述

尊敬的审判长,当庭各位:

我叫王光玉,是作品《同根生》的创作者。现就六名被告侵犯我著作权纠纷一案作如下陈述:

我是一个农民,会下田种地,也会上山打柴。在一次上山打柴时,左眼不慎被树枝扎伤,从此失去光明。右眼因受牵连,造成视力低下,变成一个视力残疾人,不能参加重体力劳动,家庭重担落在我妻子的头上。

2005年,我利用冬季农闲时间开始尝试写作,因居住条件有限,室内寒冷,我只能夜里趴在被窝里写作。因视力残疾,写作时右手执笔,左手拿放大镜,一字一句的进行创作,其创作的艰难困苦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其酸甜苦辣也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尽管创作条件十分艰苦,但凭我对生活的热爱和追求,我以顽强的毅力创作出长篇小说处女作《野灵芝》,从此踏上文学创作之路。

《同根生》是我用两年多时间创作出的第二部文学作品。创作完成后,发在网易博客里,受到网友的一致好评。

2013年,滦平县文联(本案第一被告)策划出版一套丛书,书名叫《滦潮听涛》,丛书总计12册,《同根生》为其中之一。策划初期,时任县文联主席,县文广电局书记的黄宝铭多次承诺,要帮我免费出版。我当时明确表示不同意。最好是常规出版,如果不能常规出版,我宁愿不出书。为此,黄宝铭多次对我做工作,要我同意出书,但都被我拒绝。万般无奈之下,黄宝铭依仗权势,采取威逼利诱手段,强迫我同意出书。先说我同不同意出书,我说了不算,他说了算;后又说,只要我同意出书,等以后有机会他领我到国内任意一个旅游景点去旅游,不用我花一分钱。因我多年写作,每年所得稿费有限,家庭生活主要依靠我妻子种地维持,生活并不富裕,上有年近九旬老人需要赡养,下有孩子读书,我有什么心情去游山玩水?改善我的家庭生活和创作环境是我的当务之急。

俗话说:饱汉不知饿汉饥,既然无饭可吃,何不食肉?黄宝铭不理解我之所急,自以为我的书一经出版,面包会有的,牛肉也会有的。然而,我的书出版以后结果又是如何呢?因这部书的出版所产生的面包和牛肉又被谁侵吞了呢?我所得到的只是满肚子委屈和苦水,而别无其他。事到如今,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名被逼良为娼的女子,身不由己沦为婊子,还妄想给自己立贞洁牌坊!

临近出版前夕,县文联工作人员焦广勇给我打电话,要我签署两份授权书,并要我提供身份证复印件。我让焦广勇将两份授权书的原件发到我的电子邮箱里。看到这两份授权书,我当即打电话给文联工作人员代慧玲表示拒签。拒签理由是,其中一份是版权授权八年给北京世图版权代理有限公司,而作者的权益只字未提。这和过去清政府被迫与西方列强签订的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有什么两样?

事隔几天,县文联工作人员焦广勇打电话催促我去县文联签授权书,并提供身份证复印件。我叮嘱焦广勇说:你跟黄宝铭主席说,就说是我说的,县文联主办的刊物《滦潮》杂志聘有法律顾问,你让黄主席去咨询一下律师,这份授权书我到底能不能签?就是一次性给我十万八万,我也要好好考虑考虑。我不能一文不值的将我辛勤创作出来的成果拱手让人!

几天以后,我给黄宝铭打电话,想向他解释我拒签的原因,还没等我开口,黄宝铭破口大骂:王光玉,我操你八辈祖宗,你还是人吗?别人交五千块钱,都乐意在授权书上签字,你一分钱不交,你为什么不签?你个白眼狼!我说:你早晚遭报应!我挂断电话,黄宝铭又把电话打过来,威胁我说:王光玉,你好大胆子,你敢挂断我的电话?你凭什么刁难我的工作人员?你不是拒绝在授权书上签字吗?又拒绝提供身份证复印件,是我一手替你代办的,你可以去告我,我奉陪到底!给别人多少本书,也给你多少本,你就是不要,我也会找车把书送你家去。你自己拍心口窝好好想想,我对你是好是坏,你自己得有良心,难道说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简直就不是人!

同年11月,在我未提供有效证件的前提下,作为十二本丛书之一,我的作品《同根生》被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黄宝铭看我找车往家运书有困难,打电话找文广电局收缴或打击非法出版物的执法车,将600多本书送到我家,除开车的司机以外,一同送书的还有文联工作人员焦广勇。

因我常年生活在农村,多数时间用于写作,很少社会交往,所出版的作品很难卖出去,送人一少部分,被耗子嗑烂一部分,大部分堆放家中,成了废纸一堆。遇上阴天下雨,被妻子用来引火做饭。这就是黄宝铭帮我免费出书的最终结果!

2015年,我在网上发现我的作品《同根生》在网上销售,我打电话问黄宝铭,黄宝铭说不知道。我说,是你把我的版权给卖了,你别装不知道。你跟我说,你究竟卖了多少钱?黄宝铭挂断电话,把我加入手机通话黑名单,从此失去电话联系。

我向河北省纪委实名举报黄宝铭出卖版权,涉嫌贪污等事实,省委巡视组来滦平视察期间,黄宝铭的案件得以查处,但我的著作权依旧受到侵犯。我多次找纪委,检察院,信访局,希望各部门从中调解,解决我的著作权纠纷,但得到的答复几乎一致,我只能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为了筹集诉讼费用,本已考上大学的我二女儿被迫辍学,出外打工挣钱,不惜举全家之力帮我打这场官司。

身为县文联主席,县文广电局书记的黄宝铭无视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未经我许可,代理我本人,把我的作品《同根生》所拥有的著作权交于北京世图版权代理有限公司全权负责代理发行,并将该作品的各项版权附属权利(包括但不限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翻译权、汇编权、复制权、发行权等)及其转授权独家授予北京世图版权代理有限公司。其所作所为,在国内侵犯著作权案件中实属罕见。也难怪省委巡视组走后不久,河北省委向各级党政部门要求,大意如下:以后各级党政部门选拔任用干部,都要经过法律考试!据我推断,这一要求就是针对黄宝铭侵犯我著作权而言。黄宝铭对我著作权的侵犯,为其他五名被告的侵权开辟了一条非法渠道。

作为北京世图版权代理有限公司,未经我本人授权同意,仅凭黄宝铭的冒充代理,非法获得我作品著作权授权八年,并代为出版发行,从中受益,而作者本人的权益一无所有。

作为中国戏剧出版社,无视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根本没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盲目的将我的作品贸然出版,造成侵犯我著作权的事实,为我的作品在网上销售提供了货源。

腾讯公司,当当网,孔夫子旧书网,未经我本人授权,公然在网上销售未经我同意出版的,我本人享有著作权的电子书以及纸质书,从中非法获利,其行为是对著作权法的公然践踏,是对我著作权的严重侵犯。

以上六名被告的侵权行为,严重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不但给我造成了无法估量的经济损失,而且还造成无法弥补的精神伤害。因为这一伤害,使我无法静下心来写作,导致3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叶脉》末尾四章迟迟不能收尾。

我在此请问六名被告:你们无视相关法律对著作权的保护,用我创作出来的作品来获取非法利益,你们就那样的心安理得吗?你们就不觉得问心无愧吗?你们知道我在创作中所经历的艰难困苦吗?你们知道我和我家人所处的生活条件有多么的艰辛吗?在法制如此健全的今天,你们还想制造像《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一样的悲剧吗?你们公然侵犯我的著作权,从中获取非法利益,你们于心何忍?良心何在?天理何在?法律的公平正义何在?我的合法权利何在?

从以上所陈述的事实中不难看出,六名被告已严重侵犯了我的合法权利,而且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发表其作品的。第七款:使用他人作品的,应该支付报酬而未支付的。第四十八条第一款: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第四十九条: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必须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补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50万元以下的赔偿等相关规定,特向贵院起诉,请求贵院依法判决上述六名被告承担以下民事责任:一,停止侵权,并向原告赔礼道歉。二,赔偿原告因侵权而造成的损失费30万元人民币。三,赔偿原告因侵权而产生的诉讼费,车旅费,打印费等。希望贵院作出公正判决。

陈述人:王光玉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