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马王子的书车 人类的精神食粮

增加营养 陶冶情操 祛除烦恼 延年益寿

 
 
 

日志

 
 
关于我

我从小是地主的狗崽子,上学后是地主的后代!虽然门门满分,可一张奖状没得过!高考达到录取分数线因为家庭成份是地主而与大学擦肩而过。负气闯关东。在北大荒跑了三年多的“盲流”。包产到户以后回到家乡在燕赵潮河稻田大学改造学习至今,取得了博士或者是博士后的称号!哈哈,固步自封的!

网易考拉推荐

电视剧本  

2013-03-11 17:4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野灵芝

                                  

                                                                                   编剧 王立青

剧情简介:尚家沟是一个封闭的小山村,出产野生灵芝,可当地人不认识,都管叫“木积子”。一个小贩在收蘑菇时,偶然发现了尚小兰捡回的野生灵芝,由此引发了采灵芝,卖灵芝,办灵芝展销的一系列故事,反映了尚家沟纯朴的民风,及人与人之间如何相处、如何看待金钱、如何抚养老人、如何构建和谐社会等问题,看后发人深省,给人以美的享受.

剧中主要人物:

男主人公——尚宝生,三十多岁,农民。

女主人公——丁丽华,三十多岁,家庭妇女,尚宝生妻子。

尚小兰——十二三岁,男女主人公女儿。

尚天龙——七十多岁。尚宝生的大爷。

尚宝山——三十来岁,尚宝生的堂兄弟。常年在外打工。

高小凤——三十来岁,家庭妇女,尚宝山的妻子。

尚小冬——十来岁,尚宝山和高小凤的儿子。

尚宝林——二十多岁,面包车司机。尚宝山弟弟。

王文章——未成名作家,二十多岁。

尚丽丽——二十多岁,王文章妻子。

第一集

本集人物:尚丽丽,王文章,尚天龙,尚宝生,丁丽华,尚小兰。

本集剧情:尚家沟是一个坐落在大山深处的小村庄,山上不但出产松蘑、肉蘑,榛蘑,另外还有当地人不认识、都管叫“木积子”的野生灵芝。尚未成名的作家王文章去尚家沟收蘑菇,偶然发现尚小兰捡回来的两块野生灵芝,于是,花钱买下来。回到家里以后,经他叔叔王医生的进一步坚定,两块木积子确实是野生灵芝,王文章和他爱人高兴万分,自以为是发了大财。

第一幕

地点:丽丽商店。

(店面不大,经营烟酒茶糖等副食品。一男顾客走进商店,发现店内无人。)

男顾客:有人吗?

尚丽丽(在商店外): 唉,来了,来了。(急忙进屋)您要买什么?

男顾客:买盒烟,要五块钱一盒的(掏出五元钱,放在柜台上)。

(尚丽丽进入柜台内拿烟,放在柜台上。男顾客拿上烟走了。尚丽丽收起五元钱,进入另一房间。房间内一张书桌,书桌上有一摞写好的稿纸,王文章坐在书桌前写作。)

尚丽丽:嗨,文章,别写了。

王文章:为啥?

尚丽丽:外面天塌了。

王文章(低头写):天塌不算大事,还有高山撑着。最大的事是尽快写完这部长篇小说。

尚丽丽(拿过稿纸,放在一边):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写小说,就不知道干点别的正事。

王文章(抬头):我能干什么?

尚丽丽:写小说能当柴烧,能当衣穿,能当饭吃?你写这么多年,发表过一篇还是两篇?

王文章:丽丽,不要心急,心急喝不了热豆粥,一口吃不下大胖子,等我写完这部长篇小说,送出版社一发表,出版社给我几十万元稿费,咱俩一辈子吃喝就不用犯愁了。

尚丽丽(生气的口吻):王文章,你少哄我,我不是你哄大的。你说,自从我和你结婚以后,你都干啥了?你不天天写小说吗?我要是不张罗开商店,早要饭吃了,还能有今天?(看到王文章不语,语气有所缓和)我刚才到对面土产门市去问了一下,他们从昨天开始收松蘑,每斤六元钱。你今天就别写小说了,下乡去收蘑菇吧。

王文章:我不会收蘑菇。

尚丽丽:用秤把蘑菇约出斤数来,土产六元一斤收,你四元一斤收,一斤四元,十斤四十元,五十斤二百元,就这样收。

王文章:上哪去收?

尚丽丽:我问土产收蘑菇的人,哪里有蘑菇,他说尚家沟有蘑菇。你就到尚家沟去收。

王文章(极不情愿地):好吧。

第二幕

时间:上午。

地点:大山里。松树翠绿,万木葱茏。

(尚宝生走在前面,用棍子敲打柴草叶上的露水,后边跟着丁丽华和尚小兰。三人浑身上下被露水打湿了,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从头到脚往下滴哒汤。)

尚宝生:小兰,咱们在干什么?

小兰(不加思索):捡蘑菇。

尚宝生:不对,还没到有蘑菇的地方。

小兰:走路。

尚宝生:咱们身上都湿了,像什么?

丁丽华:像落汤鸡。

小兰(顺着落汤鸡的思路):我爸爸是大公鸡,妈您是老母鸡,我是一只刚会走路的小小鸡。

尚宝生:就认鸡、鸡、鸡的,还认得别的不?我告诉你们吧,我们这是在洗澡。洗澡又叫什么?洗澡又叫浴。浴也分好多种:像什么冷水浴、温泉浴、鲜花浴、日光浴、海水浴、沙滩浴、雨水浴……

小兰(抢话):我们这叫露水浴。

尚宝生(更正):不对,应该叫珍珠浴。

(一家三口来到了一片混交林,有松树、柞树、枫树、椴树,树下生长着各种灌木。蘑菇长得盖严了地皮,让人没地方下脚,大部分是松蘑,其次是榛蘑、肉蘑,还有各种各样不知名的蘑菇。小兰只顾捡肉蘑,把别的蘑菇踩在脚下。)

尚宝生:小兰,你看看,你把蘑菇都给踩烂了。不用你捡蘑菇,上一边玩去吧。

(小兰在父母捡过的地方四处乱窜,一会儿捡到一块榛蘑,一会儿捡到一块肉蘑,不一会儿工夫,两只小手拿满了蘑菇,高兴地跑到尚宝生跟前报功。)

小兰:爸爸,您看,我捡这些蘑菇。

尚宝生(低头捡蘑菇):给你妈去。

(小兰拿着蘑菇去找丁丽华。丁丽华将小兰捡的蘑菇分类,并夸奖小兰。)

丁丽华:小兰眼睛好使,我们没看到的你看到了,小兰能干,我们没捡着的你捡着了。

(小兰受到妈妈的夸奖很高兴,又四处去寻找蘑菇。时间不长,小兰怀里抱着两块木积子来到尚宝生面前。)

小兰:爸爸,您快看看,这两块是什么蘑菇?

尚宝生(看了一眼):什么蘑菇都不是,是两块木积子。

小兰:能吃吗?

尚宝生:不能吃,没用,扔一边去,不要它!

小兰:我就不扔,我要拿回家去玩。

(小兰抱着两块木积子去找丁丽华。)

小兰:妈,您看,我捡两块木积子,多好看。

丁丽华:好看是好看,可惜没什么用处。扔一边去。

小兰:我宁可自己拿,也不要扔了。

第三幕

(王文章骑摩托车行驶在山区公路上。拐过几个山弯以后,驶入尚家沟村。摩托车减速。)

王文章:收蘑菇了,收蘑菇了。

(尚天龙坐在南墙根的一块石板上,上身穿白布褂子,下身穿青布裤子,脚穿布鞋,右手拿雕翎扇扇风,左手拿烟袋抽烟。)

王文章(停下摩托,熄火):大爷,您贵姓?

尚天龙:我姓尚。小伙子,看样子你是收蘑菇的吧?

王文章:大爷,您怎么知道我是收蘑菇的?

尚天龙:我看你摩托车上有袋子。

王文章:大爷,我就是来收蘑菇的。您知道谁家有蘑菇吗?我进村吆喝半会儿了,怎么没人出来卖蘑菇呀?

尚天龙:这会儿家里没人,年轻人都出外打工去了,在家的人都上山捡蘑菇去了。要说谁家有蘑菇呀,别人家我不知道,我知道我侄子尚宝生家有。

王文章:他家在哪住?

尚天龙(用烟袋一指):对门就是。

王文章(扭头看,对门上锁):家里没人呀。

尚天龙:一家三口人都上山捡蘑菇去了。等会儿吧,快回来了。

(尚天龙话音刚落,尚宝生和丁丽华以及尚小兰从街头向村里走来。)

(尚宝生身背花篓,里面装满松蘑,手拿一把镰刀,走在前面。)

(丁丽华挎一大筐榛蘑,身上背半袋不知是什么蘑菇.头发凌乱,有树叶沾在发间。)

(尚小兰走路吃力,被父母落下一段距离。两根小辫凌乱,头上沾有树叶,脸上有黑色汗道。看到门口的尚天龙和骑摩托的陌生人。)

尚小兰:妈,等会儿我。

(紧跑几步,追上了前面的丁丽华,往下要丁丽华左肩上背的尼龙袋。)

(丁丽华放下大筐,将尼龙袋给尚小兰背在肩上。尚小兰走路蹒跚,不过总算没有摔倒。)

小兰:爷爷,快来接接我,我背不动了。

尚天龙(告诉王文章):宝生他们回来了(起身去接小兰)。

(尚天龙接过小兰的尼龙袋,小兰要过尚天龙手里的雕翎扇,一个劲地扇风。)

尚天龙:小兰真行,捡这么多蘑菇。

小兰:不全是蘑菇,还有两块木积子。

尚天龙:捡木积子有啥用,也不能卖钱。

小兰:我看木积子形状好看,捡回来玩的。爷爷,那个人是干啥的?

尚天龙:收蘑菇的。

(几人来到尚宝生家门口停下,等丁丽华开门。)

(丁丽华放下一筐蘑菇,从兜里掏出钥匙开锁,推开大门,几个人进到院里。)

(这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小院,砖垒的花墙,将月台和过道分开,月台上晾着蘑菇,花墙里种着蔬菜。黄瓜架上结的黄瓜很多。)

(丁丽华将蘑菇放在花墙上就进屋了。尚宝生将自己背的一花篓松蘑倒在月台上往开摊。)

尚天龙(帮忙摊蘑菇):宝生,你不是有两袋晾干的松蘑吗?正好卖给这个收蘑菇的。

尚宝生:有两袋干的昨天卖了,只剩月台上晾着的这些松蘑,他要不嫌湿就收上。

小贩(蹲下用手抓了一把,松开):行,你们往一起归堆,我去拿袋子和秤。(走出院外。)

(尚宝生和尚天龙停止往开摊新捡回来的蘑菇,用笤帚往一起扫晾干的松蘑。)

(小兰进院后直奔黄瓜架摘一根黄瓜,用衣服将黄瓜刺擦净,走到尚天龙身边。)

小兰:爷爷,您吃黄瓜不?

尚天龙:爷爷不吃,你吃吧。

小兰(让尚宝生):爸爸,您吃。

尚宝生:你吃吧,我没时间吃。

(让过二人之后,小兰坐在花墙上,大口的吃起来。吃完黄瓜,小兰从蘑菇袋里掏出两块木积子走到尚天龙身边。)

小兰:爷爷,您看,我捡的两块木积子,多好看。

尚天龙(不为所动):没用,拿一边去。

(小兰不高兴地将两块木积子放在花墙上,帮助往开摊蘑菇。)

(王文章拿秤和袋子回来,发现了小兰放在花墙上的木积子,上前拿起一块仔细观瞧,上面红褐色,凹凸为不。多层重叠,呈福射状皱纹,下面乳白色。)

王文章(对尚宝生):这两块木积子在哪捡的?山上还有没有?如果有的话,你捡吧,捡回来按10元钱一斤卖给我,有多少要多少。

尚宝生说:甭给10元,5元一斤就卖给你。

(丁丽华从屋出来,王文章打量这个农村少妇:新洗的长头发不像刚才回来时那么凌乱,服服贴贴梳在脑后,用一个红手帕扎着。穿了一件素花的连衣裙,脚上穿着一双半高跟的凉鞋,肉色尼龙丝袜子。从上到下透出年青女人的风韵,和刚才回来时判若两人。)

丁丽华(对王文章):你要是实心买的话,就按你说的价格,10元一斤,这两块先卖给你,提外你放100元押金,明天给你上山捡去,中午回来过秤,多退少补,你要同意,就这样,不同意就拉倒。”

王文章(将两块木积子放在秤里称):大嫂,你看,这两块木积子正好三斤,就按大嫂说的,这两块我收上,给30元钱。至于放多少押金,看这些蘑菇多少钱,剩下的全算押金,这样行了吧?(掏出30元递给丁丽华)

小兰:妈,我捡回来的,您不要卖,我要留着玩呢。

丁丽华(接过钱):小兰,要玩明天上山捡好看的,卖钱好给你买新衣服。

(小兰不再坚持,丁丽华回屋里做饭。人们往袋子里装蘑菇。)

尚天龙(对王文章):你收两块木积子有啥用?

王文章:我看好像是野生灵芝,究竟是不是我也不清楚。我叔叔是个老中医,我今天回去让他看看,要是野生灵芝更好,要不是野生灵芝,我买回家当摆设。

(装完三袋蘑菇,王文章过秤。过完秤算账,多出50元,交了明天收野生灵芝的押金。尚宝生给王文章打了一张收条。)

第四幕

济世诊所

(王文章骑摩托车到济世诊所门前下车,从摩托车后面拿下一个装有两块木积子的袋子,进入诊所。诊所内有一排中药柜,写着各种中药的名称。王医生坐在一张桌子前,正在看《本草纲目》。桌上放有《中草药大全》,《中草药实用图典》等书籍。王文章从袋子里掏出两块木积子。)

王文章:叔叔,您看,这两块是不是野生灵芝?

(王医生接过一块木积子,翻来覆去仔细看,闻了闻,又咬下一点点品尝。又翻开桌上的《中草药实用图典》进行比对。)

王医生:是野生灵芝。

梁汝发(怀疑地):是真的吗?

王医生:按《本草纲目》记载:灵芝分白芝、青芝、红芝、紫芝等多种,按《药典》记载只有两种:赤芝和紫芝。你这两块按色泽看是赤芝,又叫菌灵芝或木灵芝。一般长在朽木上。你在什么地方捡的?

王文章:今天我去尚家沟收蘑菇,花30元钱买来的。

王医生:30元钱买两块野生灵芝,你买便宜了。回家好好保存起来,到北京或安国药市上一定能卖很多钱。

王文章(收起两块野生灵芝):叔叔,晚上到我家去喝酒。(走出济世诊所)

第五幕

丽丽商店

(王文章回到家门口,把摩托车喇叭摁得响个不停。)

尚丽丽(从屋里出来,看到摩托车上的空袋子,很不高兴):抽什么疯呢?回来进屋呗,老摁喇叭干啥?

王文章(从摩托车上往下解装有两块野生灵芝的尼龙袋。):一会儿进屋你就知道了。(解下尼龙袋拿着兴冲冲地头前进了屋。)

(尚丽丽随后跟着进了屋。)

(王文章放下尼龙袋,将尚丽丽抱起来,在地上转了一个圈,并亲了一口,尚丽丽挣扎着。)

尚丽丽:放开我,你疯了,大白天的,一会儿该来人了。

王文章(放下尚丽丽,抑制不住心中的喜乐。):丽丽,咱们就要发大财了。

尚丽丽(摸着被王文章咬过的嘴巴子,不解地。):捡到钱了,还是捡到金子了?看把你高兴成这样。

王文章:我第一没捡到钱,第二没捡到金子,我捡到了长生不老药——野生灵芝。

尚丽丽:在哪里?

王文章(从尼龙袋拿出两块野生灵芝让尚丽丽看):你看,这是我在尚家沟收蘑菇时,花30元钱买来的。我回来没进家,卖完蘑菇就去找叔叔鉴定,看看是不是野生灵芝。

尚丽丽(接过一块仔细端详):叔叔怎么说的?

王文章:叔叔说是野生灵芝。叫我拿回家好好保存起来,到北京或者安国药市上一定能卖很多钱。

尚丽丽:你没问叔叔怎样保存吗?

王文章:我还真忘问了。你先放冰箱里冷藏,等晚上叔叔来咱家吃饭,我再问他怎么存放。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