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马王子的书车 人类的精神食粮

增加营养 陶冶情操 祛除烦恼 延年益寿

 
 
 

日志

 
 
关于我

我从小是地主的狗崽子,上学后是地主的后代!虽然门门满分,可一张奖状没得过!高考达到录取分数线因为家庭成份是地主而与大学擦肩而过。负气闯关东。在北大荒跑了三年多的“盲流”。包产到户以后回到家乡在燕赵潮河稻田大学改造学习至今,取得了博士或者是博士后的称号!哈哈,固步自封的!

网易考拉推荐

甜杏(原创)  

2013-01-24 17:45:1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

甜 杏(原创)

             作者  王立青

我从小出生在一个只有两户人家的小山沟里,漫山遍野长有山杏树。

谷雨前后,山野里的杏花开放,满目青山被银装素裹,看上去分外妖娆。

夏至前后,山杏成熟。又红又黄的山杏十分诱人,人们看了都会咽口水,总想品尝一口。杏皮又酸又涩,吃一口就会倒牙,拉不动舌头;杏瓤苦不堪言,不比黄连逊色,吃多了还会药死人。

为了充饥,人们把杏瓤放在碾子上压碎,使碎杏瓤馇粥喝,俗称“杏瓤粥”。

馇杏瓤粥有很多讲究,不会馇的也会药死人。

馇杏瓤粥时,先把压碎的杏瓤放在锅里,添加适量凉水,宁多勿少,变成杏瓤汤,然后烧火。烧开锅以后,用水瓢扬锅里的杏瓤汤。扬过十几遍以后,杏瓤汤的苦味自会消失。然后,把沙净沙子的小米放入锅里,还有切碎的豆角,适量咸盐。等豆角熬烂以后,杏瓤粥就算馇好了。因杏瓤内含有丰富的油脂,吃起来自然是香味十足。坐月子的妇女缺少奶水,都以杏瓤粥为营养补品。吃过几顿之后,自然奶水充足。

当我会满地跑的时候,就经常到山野去玩耍。春天,杏花含苞待放时,折回几枝杏花,插在灌满水的瓶子里,放在柜盖或者窗台上,我家屋内就有了几分春意。杏花凋谢时,去山野摘回一两把青杏充饥,虽然又酸又涩,但可果腹。

等山杏成熟时,我就会跟随父母一起去山野摘杏。父母用筐和粗布口袋,我只能用母亲特意为我缝制的小布口袋。小布口袋不大,装满山杏也超不过十斤八斤。我常常不等摘满口袋,就吵着闹着要求父母回家。父母不回家,我就在山野中四处乱跑,无拘无束,充满自由。

回家时,我背着不满一袋山杏下山,不小心滑倒了,装有山杏的布袋滚下山去。在滚落途中,布口袋被树枝扎破,布袋里的山杏洒满山坡……

自此以后,母亲又给我缝了一条结实的布口袋,使我能继续跟随父母去山野摘杏。

我每年都随父母去山野摘杏,每天都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漫山遍野的苦杏都变成甜杏该有多好!

自从有了这样的想法以后,我每摘一棵山杏,都要事先用石块砸开一枚山杏,尝尝杏瓤到底是苦还是甜?几年摘杏下来,我砸了无数棵杏树上结的山杏,始终都是苦杏,没有发现一棵甜杏。

记得我十二岁那年,我自己到我家房后的一个小山沟里摘杏,偶然发现一棵山杏树结的山杏与别的山杏明显不同:别的山杏近似圆形,而此山杏近似椭圆形。我有一种预感:这棵山杏应该是甜杏!我立刻上前摘下一枚品尝,杏皮的味道不像山杏那样又苦又涩,也不像家杏那样的酸甜可口,而是介于二者之间。

我三口两口啃净杏皮,急不可待的用石块砸开杏核,把白如珍珠般的杏瓤放在嘴里一嚼,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真真确确的是一枚甜杏!

我高兴万分,把布袋里的山杏全部倒掉,把这棵甜杏摘得一枚不剩,愉快地回家与父母一起分享我取得的甜蜜果实。

看到我摘回半袋甜杏,父母自然高兴,同时也感到惊奇,在山野中有天然野生甜杏,实属罕见。

从此以后,这棵甜杏不是长在山野中,而是每时每刻都长在我的心田里。

秋天,我看她落叶,感到忧伤。

冬天,我看她寒冷,感到同情。

春天,我看她开花,感到欢喜。

夏天,我看她结果,感到满足。

我一年四季都要到山野去无数次,密切关注这棵甜杏的生长发育,最后开花结果。特别是开花结果到成熟这段时间,我几乎天天利用早晨或者中午时间去山野看望这棵甜杏,担心被人砍柴,或者被牛羊糟蹋。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就是这棵甜杏的守护神。

一天中午,父母都睡觉了,我躺在炕上午睡,隐约听到生长甜杏的小山沟里似乎有人在喊叫。我立刻担心有人祸害这棵甜杏,急忙从炕上爬起来,下地穿上鞋,向生长甜杏的小山沟跑去。

跑到小山沟门一看,周围山头上果然有人,而且不止一个,最少也有七八个人。这七八个人分布在各个山头上,有的在高声呐喊,虚张声势;有的在装腔作势,蓄势待发。

看到我跑进山沟,有人在山头上大喊:“这是谁家的孩子,找死来了?别往沟里跑了,危险!”

我连忙停住脚步,静观危险来自何方?还没等我看清危险来自何方,只听“乒”的一声枪响,吓得我连忙蹲下身子,心里“噔噔”直跳!

山头上有人连声高呼:“打死了,打死了!”

我以为一声枪响把我打死了,失魂落魄地站起身来,活动一下腿脚,发现活动自如,完好如初。

我不知道危险是否解除,就像傻子一样站在原地不敢乱动。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人们从各个山头上下来了,有几个人身背火枪,其中二人用木杆抬着一只牛犊子大的狍子。此时此刻,我才明白,这是一伙山外打围的人。

其中一人告诉我:“晚上到山外郭家去分狍子肉!”

另有一人对我抱怨说:“我们围了好几仗,撵了好几道沟,都没有打到狍子。撵到这道沟,才最终把狍子打死了!结果,这样的好事还让你赶上了。你就是一个孩子,也要和我们一样分肉!”

按打围规矩:在打死狍子之前,只要你进入围场,不管是孩子还是大人,都会见者有份。

打围的人轮流抬着狍子走了,我跑去看那棵即将成熟的甜杏,发现完好无损后,才放心回家。

回到家里,我把赶上山外人打围,打到一只狍子,晚上叫我去山外郭家分狍子肉的事情告诉了父母。

父亲感到意外惊喜,高兴地说:“晚上我去分肉!拿回来咱们包饺子。”

晚上,父亲果然从山外郭家分回来三斤狍子肉,使我家意外吃到一顿狍子肉馅饺子。

从此以后,我去看望甜杏的次数明显增多,就像守株待兔那个蠢人一样,盼望有一天,还能遇到打围的人打到狍子,再次分得狍子肉!

直到长大离家,这个愿望始终未能实现。当时觉得遗憾,后来知道了守株待兔的结局,心里也就坦然了。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将近四十年,现在回想起来还记忆犹新,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不知不觉中又回到了我的童年。

我离开家乡已经三十多年,不知道这棵甜杏树还在不在?是否每年春天花开依旧,还结很多甜杏?

我的童年生活十分困苦,比苦杏瓤还苦十分。唯有这棵天然野生的甜杏,给我困苦的童年生活带来几许甜蜜,几丝温馨,几度留恋。

我怀念甜杏,她就像母亲一样,早已深深根植于我的心田,永久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我心中的甜杏万古甘甜,百世流芳!

                                2013年1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