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马王子的书车 人类的精神食粮

增加营养 陶冶情操 祛除烦恼 延年益寿

 
 
 

日志

 
 
关于我

我从小是地主的狗崽子,上学后是地主的后代!虽然门门满分,可一张奖状没得过!高考达到录取分数线因为家庭成份是地主而与大学擦肩而过。负气闯关东。在北大荒跑了三年多的“盲流”。包产到户以后回到家乡在燕赵潮河稻田大学改造学习至今,取得了博士或者是博士后的称号!哈哈,固步自封的!

长篇小说节选 玉女香魂(原创)  

2012-03-16 19:07:08|  分类: 玉女香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十五章 合好

叶少峰把宋玉竹背到屋里炕上放下以后,就被宋昊天带走,去西屋接受调查。

宋玉竹并不为自己的安危着想,她反倒替叶少峰担心,央求叶彩虹说:“妈,您去劝劝我哥不要生少峰的气。您去告诉我哥,就说我没事的,只是后背和头部有点疼,过一两天就会好的。您快过去看看,不看我哥再打少峰。”

叶彩虹说:“玉竹,你不用为他担心,就是打他两下也是应该的,他快把我气死了。让我看看你的后背。”

叶彩虹撩起宋玉竹的上身衣服,看到后背并无外伤,只是在腰部有几道皮肤充血的刮迹。宋玉竹当时趴在叶少峰的后背上,露出后腰,撞树时被树枝刮的。

董桂芝看到宋玉竹身体并无大碍,因家里还没做饭,于是,告辞回家。

叶彩虹送走董桂芝,回来问宋玉竹:“玉竹,你告诉我,少峰为什么那样狠心掐你?他是不是看到树林里没人,想趁机欺负你呀?”

宋玉竹说:“不是。是他要撞树,我拦着不让撞,他就掐我脖子。”

叶彩虹问:“他为什么要撞树?”

宋玉竹说:“我和他说了几句玩笑话,他就当真了。”

叶彩虹问:“什么玩笑话?”

宋玉竹把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仔细说了一遍,最后说:“他虽然对我这样,但我不怪罪他。”

叶彩虹说:“少峰怕失去你,他才撞树,是想为你殉情而死。你不让他撞树,他才掐的你,是这样吗?”

宋玉竹点头:“嗯。”

叶彩虹语重心长地叮嘱宋玉竹:“玉竹哇,你听我说,男女在一起,最好不要说这种玩笑话。男人的自尊心很强,也很脆弱,禁不住女人和他开这种玩笑,有损男人的尊严。其结果往往是反目成仇,酿出祸端。今天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例子,你一定要记住这次教训,避免以后再受到类似的伤害。”

宋玉竹点头:“嗯,我记住了。妈,我累了,想躺下歇会儿。”

叶彩虹扶宋玉竹在炕上躺下,又是脱鞋,又是拿枕头,又是盖被子,照顾得无微不至。

安置完宋玉竹躺下,叶彩虹去了西屋。

宋昊天也像叶彩虹盘问宋玉竹一样仔细盘问叶少峰。

叶少峰说出实情以后,宋昊天觉得叶少峰似乎有理。但你再有理也不应该撞树殉情,更不应该让宋玉竹和你一起殉情。说到底,还是爱极生恨,一句小小不言的玩笑话,都能酿出祸端,共食苦果。

宋昊天说:“你今天真要把玉竹掐死了,那事情可就大了。不但我不容你,你二姐不容你,法律也不会容你。你这是故意杀人,是犯罪,懂吗?”

叶少峰说:“姐夫,你甭往下说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这样对待玉竹。我对她造成这样的伤害,第一对不起你和我二姐,第二对不起玉竹对我的一片痴情,第三更对不起我自己的良心。我这就去给玉竹赔礼道歉,以求得她的谅解。”

叶少峰说完要去东屋给宋玉竹赔礼道歉,看见叶彩虹进屋,他只得暂时停下,时刻准备听候叶彩虹的训斥。

宋昊天问叶彩虹:“玉竹她怎么样?”

叶彩虹说:“后腰刮血印了,这会儿躺下休息了。”

宋昊天说:“我去看看刮啥样了?”说完去东屋看宋玉竹的伤势。

宋昊天看到宋玉竹的后腰只是刮出几道血印,并无大碍,对叶少峰的怒气才有几分消失。对宋玉竹安慰一番,说些爱惜话,疼爱语。

宋昊天去了东屋,西屋只剩叶彩虹和叶少峰,说话比较方便,叶彩虹决定对叶少峰诉苦,以控诉她兄弟所犯下的不可饶恕的错误,以及给他人造成的伤害。

叶彩虹敞开心扉说:“少峰,你说说你,你也是二十来岁的人了,怎么就这么不懂事理呢?开始入冬时,你从家来了就不走了,说要留下来打草绳,我和你姐夫也同意了,结果你就没回家,留下来和我们一起打草绳。你是我的亲兄弟,玉竹是你姐夫的妹子,和我亲生女儿没什么两样。按理说都是家里人,在一起打草绳无可厚非。谁能想到你会和玉竹谈上恋爱?玉竹在我和你姐夫身边生活这么多年,我和你姐夫都拿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她有心管你姐夫叫爸爸,怕你姐夫不答应她,所以始终没叫出口。玉竹多次背后无人或者有人在场时管我叫妈,我都乐意答应。你知道她管我叫一声妈,里面所蕴含的深厚感情吗?玉禾是我的亲生女儿,她叫我一声妈,我心里觉得很坦然;玉竹叫我一声妈,我心里感到震撼。只因她爱我,我也爱她,所以她不管我叫嫂子而改口叫妈。你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爱吗?这种爱胜过母女亲情,是对母爱的一种呼唤和渴望,是人世间最崇高和最圣洁的挚爱。你和玉竹谈恋爱,我不反对。你是我兄弟,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也会善待她。我和玉竹商量,想尽快让你和她结婚。玉竹不同意,说要用结婚的钱去包饭店,和你一起出外干一番大事业,等事业成功了再和你结婚。我同意了。我和玉竹已经订好明天去城里,看看到底承包饭店需要多少钱?你可倒好,还没等到明天,你就把玉竹几乎掐死了。你就是自己一头撞树死了,你也不应该让玉竹陪你一起去死。你今天真要把玉竹掐死了,就等于掐死你二姐我!我会死给你看!不怪你姐夫骂你是狗,就你的所作所为,我脸上都无光,替你感到脸红。”

叶彩虹越说越心酸,说到最后流下了辛酸的眼泪,忍不住无声哭起来。

叶彩虹的一番心里话可谓入情入理,字字真情。叶少峰听了大受感动,对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感到深深的忏悔。看到叶彩虹无声地哭泣,他也感到一阵心酸,上前抱住叶彩虹,声音呜咽道:“二姐,你不要难过,都是我不好,我没给你争气做脸,我不该这样对待玉竹,惹你伤心落泪。我以后一定要对玉竹好,不打她,不骂她,永远爱护她。二姐,你就原谅兄弟我这一次,行不行?如果再有第二次,我就是一个十恶不赦、不知悔改的千古罪人,连一条狗都不如!二姐,别哭了,你就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这样做了,给我一次改正的机会。好吗,二姐?”

叶少峰说完用手去擦叶彩虹的眼泪。

叶彩虹趁机离开叶少峰的怀抱,自己抹眼泪。抹了两把眼泪,伤心落泪暂缓,不无伤心地说:“我原谅你没用,你主要伤害的是玉竹,还得她原谅你才行。她要是不能原谅你,我再原谅你也没用。”

叶少峰说:“我这就过去给她赔礼道歉。如果她能原谅我,我和她的关系就有希望和好;如果她不能原谅我,我和她的关系也就一刀两断,今生无缘了。”

叶彩虹说:“去吧,对她要多加安慰,以求得她的谅解。希望你好自为之。”

叶少峰点头答应,去东屋向宋玉竹负荆请罪。

叶彩虹走到外屋,喊宋昊天:“昊天,你出来一下,我问你点事。”

宋昊天出来问:“什么事?”

叶彩虹问:“玉竹怎么样?用不用去请大夫?”

宋昊天说:“我问她过了,她说没大事,说休息一两天就好了。”

叶彩虹说:“玉竹要是没大事,咱俩到三婶家去一趟,我有事向她请教。”

宋昊天问:“你有什么事要问三婶?”

叶彩虹推了他一把,对他使了一个眼色,将脸向屋外扭了一下,嘴说:“走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完头前走了。

宋昊天极不情愿地随叶彩虹走出屋外,担心地对走在前面的叶彩虹说:“我担心少峰再打玉竹。”

叶彩虹肯定的说:“不会的,他不敢。”

宋昊天怀疑的问:“你怎么知道他不敢?”

叶彩虹自信地说:“因为他是我兄弟,我是他姐姐。”

宋昊天鄙夷地说:“你以为你兄弟好哇?他要是好的话,就不应该这样对待玉竹!他把玉竹打成这样,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叶彩虹反问道:“谁说我不心疼了?”

宋昊天说:“你既然心疼玉竹,为什么还说你兄弟这样,你兄弟那样?好像你兄弟比谁都好,把玉竹打成这样应该似的。”

叶彩虹辩解道:“我没说我兄弟比谁都好。我只说他是我兄弟,我是他姐姐,他不会,也不敢再打玉竹。难道我不是这样说的吗?”

宋昊天说:“你是这样说的,我并不否认。可你说他不会、也不敢再打玉竹,这不还证明你兄弟是一个好人吗?”

叶彩虹问:“你知道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吗?”

宋昊天说:“我当然知道,像我这样的人就是好人,像你兄弟那样的人就是坏人。难道不是吗?你自己掏良心说,你和我结婚这么多年,我打过你吗?我骂过你吗?你兄弟还没和玉竹结婚,他就这样对待她,结婚以后更不知道他会变成啥样的人?更不知道他会怎样对待玉竹?我看他天生就不是一个好人,和我相比差远了。”

叶彩虹反唇相讥:“你也不要自以为是,沾沾自喜,洋洋得意。我和你结婚这么多年,你是没打过我,也没骂过我,这一点我承认,但并不能以此证明你就是一个好人!而恰恰证明我叶彩虹才是好人。我善解人意,温柔贤惠,长得又好看,人见人爱。甭说是你,就是我和任意一个男人在一起生活,他也不忍心打我骂我,除非这个男人瞎了双眼,看不到一个女人的好处。女人可以彻底改变一个男人。这就是我们做女人独有的特性。好女人可以使男人变得高大完美;坏女人可以使男人变得渺小猥琐。”

宋昊天问:“按你的逻辑推理,难道说玉竹也不是一个好女人?”

叶彩虹肯定地说:“我可以肯定地说,玉竹是一个好女人,只是尚未成熟,还没摸透男人的心理,更不知道如何改变男人。玉竹所具备的优良品性不是一般女人所具备的。等到她成熟时,就会变成一个十分完美的高贵女人。如果她和少峰和好如初,以后能在一起生活,少峰就会因她而改变自己,变成一个纯粹的好人。”

宋昊天说:“你的意思是说,你和玉竹,还有少峰,你们都是好人,就我自己是坏人,是吗?”

叶彩虹说:“你错怪了我的意思。关于好人和坏人的界限很难划分。无论是你我,还是玉竹和少峰,我只能就事论事,究竟以后谁会变成好人还是坏人,谁也不敢保证。如果以后我变成一个坏女人,你还能像现在这样对我好吗?相信你比少峰对玉竹比对我更狠。好人和坏人不是相对的,也不是绝对的。有时好人也能变成坏人,坏人也能变成好人。这要根据每个人所处的生活环境和自己的价值观取向而定。你别看我没上几年学,文化水平不高,以为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只知道生儿育女,围着锅台转,你要有这样的想法,你就大错而特错了。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要想尽一切办法来适应现实生活。究竟怎样适应现实生活,不是靠书本上的知识所能做到的。书本上的知识只能以文字的形式写在书面上,并不能代表现实生活。现实生活多种多样,你能在书本中学到全部吗?不能。绝对不能!书本上的知识只是说教而已,离现实生活有很大的距离,而现实生活才是真正的知识。书本上的知识是从哪里来的?还不是来源于现实生活?难道不是吗?你比如三婶,她能预测吉凶福祸,她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她怎么就能对所有事情明察秋毫?她怎么就像诸葛亮一样,能神机妙算?虽然有些事情超乎三婶的意料之外,但那也是可以理解的。诸葛亮还失街亭,挥泪斩马谡呢,更何况三婶只是一个民间香头?今天我叫你陪我去三婶家,只是想请三婶预测一下玉竹的命运如何,她是不是会和少峰在一起共同生活?最主要的是她能否在城里包饭店?至于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都是无稽之谈,你我也没有争论的必要。”

宋昊天和叶彩虹生活这么多年,他只知道叶彩虹善解人意,温柔贤惠,外表美丽,没想到她的灵魂就像一坛陈年老酒,今日偶然开坛,却散发出浓郁的美酒香魂。他陶醉了,真想一醉方休。只可惜走在街上不能自己独饮,担心被别人发现抢了去,那就留待密室慢慢品味吧。

宋昊天和叶彩虹一边走一边谈论关于如何区分好人和坏人的话题,走到董桂芝家门口,二人谁也没得出最终结论,最后止住话题,一前一后走进董桂芝家。

董桂芝出来把宋昊天和叶彩虹迎进屋里,向二人询问宋玉竹的身体状况,以及是否让她去城里包饭店?

董桂芝的话正说到叶彩虹的心坎上,她连忙呼应:“我和昊天来找您正是为了此事,想请您给看看香,看看玉竹包饭店能否挣钱?再一个看看玉竹的婚事如何?”

董桂芝不用烧香请神,张口就来:“玉竹包饭店挣钱是挣钱,可对她的婚姻不利。”

叶彩虹问:“此话怎讲?”

董桂芝说:“玉竹包饭店二年,她就会变成一个十分高贵的女人,没有哪个男人能和她匹敌,致使婚姻多有不幸。”

叶彩虹问:“少峰能和她结婚吗?”

董桂芝说:“能。只是双方谁也不会感到幸福。”

叶彩虹问:“要是那样,还不如现在就让玉竹和他断绝关系。您看可以吗?”

董桂芝摇头说:“不行。没有少峰,玉竹包不成饭店,就是勉强包了,也不挣钱。只有二人一心共同经营,才能达到珠联璧合的效果。”

叶彩虹又问:“再过几年,玉竹的哥哥宋昊财就会服刑期满,他出狱以后会不会给玉竹和我们找麻烦?”

董桂芝说:“不会。他出狱以后,不久就会变成一个黑人。沿街觅食,就像一条流浪狗一样,无家可归。最后还是玉竹把他接走,花钱把他安置到一个好的去处。”

叶彩虹还想往下问,董桂芝说:“行了,今天就说到这里,有些事情不便明说。一件事情的发生,发展到最后结果,都有一定的规律,绝不是偶然的,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不是靠个人能力所能够改变的。这就是常说的天意如此。任何人也不能违背天意,逆天行事,否则会遭天谴。这就是自然法则。”

董桂芝已将所有问题做了最后总结,叶彩虹虽有很多问题不甚明了,但她也不便多问,只得向董桂芝告辞,和陪她前来的宋昊天一起回家。

董桂芝送出大门以外,特意叮嘱叶彩虹:“如果玉竹包饭店钱不够,就到我家来拿。不用给利息,只求我家昊东能去饭店干活就行。工钱随便给,多少都行。我相信玉竹也不会亏待他。”

叶彩虹说:“我替玉竹谢谢三婶。玉竹如果包饭店钱不够,我一定来拿。昊东比玉竹年长几岁,他去饭店干活,对玉竹也是一个照应。玉竹若是把饭店包成了,一定让他去。三婶,您回去吧。我和昊天出来很长时间了,不知道家里玉竹和少峰他俩会不会和好如初?我俩得赶快回家看看。”

董桂芝目送二人走远,才转身回家烧火做饭。

叶彩虹和宋昊天回到家里,发现只有宋玉竹自己躺在炕上休息,而没发现叶少峰的身影。

叶彩虹问宋玉竹:“少峰哪去了?”

宋玉竹说:“他回家了。”

宋昊天问:“他没说回家干什么?”

宋玉竹说:“没说,只说回家有事。我问他什么事?他没告诉我。”

叶彩虹问:“他临走之前都和你说些什么?”

宋玉竹说:“你们走了以后,他就开始给我说好话,让我原谅他。”

叶彩虹问:“你答应原谅他了?”

宋玉竹说:“开始时没答应,禁不住他老是说好话求我,最后把我说哭了,我才心软,就点头答应他了。”

叶彩虹问:“然后呢?”

宋玉竹不好意思开口说出叶少峰吻了她的脸,按摩了她的玉体,甚至要向她求欢,被她以玉体欠佳为由而婉言拒绝。她把这段情节省略不说,只说最后:“最后,他劝我保重身体,好好休息,他回家有事要办,办完事就来看我,然后就走了。”

叶彩虹说:“少峰办事忒荒唐,你有事回家可以,怎么也得和我们打声招呼再走吧?就这样不辞而别了?真是没法说他。”

宋昊天说:“这就是你兄弟办出的好事!他眼里能看上谁?他根本没把你我放在心里。”

叶彩虹说:“你也甭说他,就他这样,我看他也没脸再来了。他真要有脸再来,不用你说,你看我怎么说他?他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宋昊天说:“行了,行了,也就是说他两句出出气而已,哪就当真了?他真要再来,你还能把他赶出去,不让他登门?”

说完给叶彩虹使眼色,意思是要给宋玉竹留面子,话说深了宋玉竹脸面不好看。

叶彩虹心有灵犀一点通,连忙说:“行了,行了,不说他了,愿意来就来,愿意走就走,来去是他的自由。时候不早了,我去烧火做饭。玉竹,你想吃啥饭,我给你做去。”

不知道为什么,宋玉竹想吃酸的,她没好意思开口明说,委婉地说:“我想吃面条,要原汤的,里面多放些酸菜叶。”

叶彩虹说:“行,就吃面条,我和面去。”

叶彩虹去和面,宋昊天出外抱回柴火点灶火。

宋玉竹在炕上躺不住,挣扎起来要帮忙做饭,叶彩虹不用,要她回屋休息。

宋玉竹没有回屋休息,出外方面去了。从行动上看,宋玉竹的身体并未受到太大伤害,只是后背疼,头脑不清。也许昏迷缺氧所致,不得而知。

吃晚饭时,宋玉竹吃了两碗面条,往面条里添加了足足有二两陈年米醋。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