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马王子的书车 人类的精神食粮

增加营养 陶冶情操 祛除烦恼 延年益寿

 
 
 

日志

 
 
关于我

我从小是地主的狗崽子,上学后是地主的后代!虽然门门满分,可一张奖状没得过!高考达到录取分数线因为家庭成份是地主而与大学擦肩而过。负气闯关东。在北大荒跑了三年多的“盲流”。包产到户以后回到家乡在燕赵潮河稻田大学改造学习至今,取得了博士或者是博士后的称号!哈哈,固步自封的!

第九回风雪无阻去相亲 有惊无险赏雪景  

2010-01-20 10:3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事先约定:男方家来两辆接亲车,上午九点来到女方家,接上女方相亲人员以后,十点返回男方家。在男方家把事先约定好的事宜再通场说一遍,男女双方都没意见以后,男方给女方见面礼,然后就开席。吃完饭再把相亲的人送回女方家,亲事就算定成了。

九点到了,不见接相亲车辆的踪影。九点半,还是看不到接相亲的车辆,相亲的人躲在屋里议论纷纷。

有的说:“大雪连天的,我看接亲车来不了了。还不如改天再去。”

有人反驳道:“你说什么?改天再去?你说得倒轻巧,这不是‘小孩过家家——闹着玩呢’。咱们男方家还好说,亲戚朋友为这事聚在一起喝顿酒然后散了各自回家,人家男方家可不是那么回事。请喝喜酒的亲戚朋友多少咱都不说,就说请自己家道帮忙的你说得有多少人?做菜的厨房最低两个厨子,做饭的饭房最低两个大师傅,烧水的两个,温酒的两个,端‘油盘’的两个,放桌的两个,借家具的两个,记账收钱的各一名也是两个,订婚喝喜酒不用写礼,这两个人不算,经理一个。这样计算下来就够十五个人了。另外还有打杂的,你比如抗柴火的,挑水的,找人的,扫地的,刷碗的等若干人。这些帮忙的人不是正日子这天才去帮忙,而是正日子前一天就要请到家中聚齐,听经理分配任务,然后好吃好喝招待人家。正日子这天帮忙以后,第三天还要请这些帮忙的人吃顿饭,俗称‘谢支饭’。什么是‘谢支饭’呢?就是谁家办喜事缺人手找人家帮忙,支使人家干那个活干这个活。喜事办完以后,东家为了表示感谢,特地请这些人吃一顿饭。”

相亲的人都是农村的,谁都知道农村办喜事这点事,对此人算的细账不感兴趣,倒是觉得对“谢支饭”的解释还算贴切,但却“给猪钉掌——跑(蹄)题了”。此人也发现这一点,连忙转到正题上来:“甭说是天上下大雪,就是天上下刀子今天也得去!除非接亲车辆不来,要是那样谁也没办法。”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王晓娟的父亲,名叫王万祥。小姨子家的外甥女相亲,做姐夫的一家三口都来了。

别人在屋里议论纷纷,张狂在院子里扫雪。听到院外有汽车喇叭声,掐着扫帚出院观瞧,发现自家门前停着一辆银灰色小轿车。车门已经打开,司机担心自己的皮鞋沾上积雪迟迟不肯下车。

张狂拿扫帚把车门旁边的积雪扫净司机才下车。

张狂问:“你是来接亲的?”看到司机点头,张狂接着问,“事先说好来俩车,怎么来一个?”

司机无可奈何地说:“那辆车开到半路出事了!过长梁下坡时路滑,司机踩刹车过猛,差一点没滑下山去,多亏被路边的两棵大松树挡住了,否则就会车毁人亡!”

张狂问:“人呢?开车的没事吧?”

司机说:“人没受伤,车头撞坏了。”

张狂说:“快先进屋暖和会吧,一会再说。”头前走出两步,想想不对,又退回来弯腰扫出一条通向门口的小道。

屋里的人出来将司机迎进屋里,司机将情况一说,人们当时就炸窝了。

王晓娟说:“那个车出事了,这个车谁还敢坐?”

赵桂芳说:“就是敢坐,这十多个人一个车也坐不下呀。”

王万祥说:“实在不行能去多少人就去多少人,艳娇得去,她的父母去,媒人也得去。”然后问司机这车能坐多少人,司机说最多能坐六个人。王万祥说:“这就四个人了,还能去俩人,大伙看看谁还能去?”

人们都担心车在半路出事,没人自报奋勇前去,所有人都保持沉默。

司机打破沉默,对前去相亲的人下保证书:“半路出事的那辆桑塔纳是男方自己家的,只有后驱动,所以半路会出事。我开的这辆车带前后驱动,无论上坡还是下坡都会万无一失。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敢来,早在半路上出事了。”

王晓娟听说安全有保证,第一个报名:“我去!”

赵桂芳拉了一下女儿,说:“小孩子家瞎凑热闹,去什么去?这些人还能轮到你?”

王晓娟冲母亲做个鬼脸,撒娇说:“我就去,您管不着。”上前拉住张艳娇的手说:“不让我去,我也不让我姐去。你是我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是吧姐?”

张艳娇点头,“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王晓娟高兴得蹦起来,欢呼道:“我姐答应了,你真是我的好姐!”搂住张艳娇就要亲吻。

张艳娇拒绝道:“别闹了,我不去也让你去,行了吧?”王晓娟天真地问:“真的吗?要是真的我替你去得了!”

大伙笑了。

赵桂芳笑着责备女儿:“你说叫我怎么说你好呢?相亲能是替的吗?相中人了就要嫁给人家,不是小孩子一起玩过家家谁都能代替。”

赵桂芬说:“娟子也想找婆家了?想找婆家好办,明天老姨给你当个媒人,保证给你找一个漂亮的好小伙。”

王晓娟对她老姨的一番好心根本不领情,就像好心安在了驴肝肺上被无端的拒绝:“我才不用人家给我当媒人,我自己搞!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搞对象还用媒人?我觉得太俗了。”

王万祥说女儿:“你老姨给你当媒人你不领情,往后谁都没人管你,到最后找不出主去剩家才好呢。”

王晓娟七个不服八个不忿:“过几天等我姐上班我也跟她一起去城里打工,我就不信找不出主去会没人要我,到时候我搞个对象领回来让你们看看。”

张狂说:“行了,甭说了,我的外甥女长得好看,领回来的对象保证比你姐姐的对象强,我们都等着给你相亲。下面咱们说正事,相亲我就不去了,让桂芬去,娟子要去的话和四个人。还差两位,我想让我大姐夫和我大姐去。二大爷您看我这样安置行不行?”

张俭再三考虑,觉得如果张狂再去,家里剩下相亲的人没人招待。想不让王晓娟去,让别人替代她,考虑到她是一个小姑娘爱凑热闹,万般无奈只好同意张狂的安排。

前去相亲的人员确定下来以后,六人赶紧添加衣物,个个整装待发。

十点整,银灰色轿车在司机的熟练驾驶下顶风冒雪驶离张狂家门口,承载着六位前去相亲的男男女女小心翼翼地向五十多里地的马家沟驶去。被雪地掩埋的车道上留下了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就像两代人的鸿沟一样,永远无法逾越。

大雪还在下个不停,地上的积雪已达一尺厚。

没能前去相亲的四位其中有两位是张艳娇的本家哥哥,另外两位是张狂的二叔和二婶。两位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一个咳嗽一个喘,没有一个好体格的。张狂考虑到二位老人岁数大体格又不好,再一个天气寒冷雪天路滑等因素就没让二老去相亲。

艳娇的两个本家哥哥相对比较年轻,但都是平庸之人,在特定场合说话根本搭不上言。去了也是滥竽充数,只知道吃饭喝酒,遇到啥事想让他俩说出各道道来就好像强打鸭子上架母鸡打鸣公鸡下蛋一样的艰难。

哥俩是老实厚道之人,张狂没安置他俩去相亲,哥俩根本没挑理,嘴上没说,从行动中明显看出来,主动出外上院子里去扫雪。

按照农村的习俗:相亲的人回来要在女方家聚齐一起吃顿饭才能各自回家。如果不吃这顿饭,女方家会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好像欠了人家多大的人情似的。

人算不如天算,天气反常必然会影响到人的各个方面,会发生很多特殊情况。怎样尽快适应反常天气带来的新情况,不是靠争强好胜,而是要随和,要始终保持一种和大自然的亲和力。只有不逆天行事,人才有大智慧,最终战胜天,以求得在天底下生存,这就是天理。

出去扫雪的哥俩充满大智慧,看到天气反常,放弃原来相亲的追求,自动扫雪以适应反常天气带来的新情况。

二叔二婶则不然,面对反常天气,还抱着必须送亲的老一套不放,也算是岁数大老糊涂了。

二叔二婶不但身体有毛病,而且还事多理多,对张狂不安排他俩前去相亲大为不满。接亲车辆走后不久,二位就要张罗回家。张狂不让走,二位急得又咳嗽又喘。

张狂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苦口婆心的给二叔二婶摆道理。

他说:“二叔,二婶,您二老先别回家,先听我说,您侄女相亲,考虑到您二老的体格不好,根本没打算请您二老去相亲,但必须把您二老请过来,有什么事情您二老能给拿个主见。桂芬怕您二老不愿意,建议我把您二老也算在相亲的人数里。为此我改变初衷,决定请您二老前去相亲。本来是十全十美的好事,可惜天公不作美,谁也没想到今天会下大雪。下大雪路滑,路滑车会半道出事。车出事来不了,相亲的人就去不了,这都是天意,不是您侄子我故意造成的。您二老本身体格就不好,再加上雪天路滑天气寒冷,真要有个三长两短出个一差二错的我可担当不起。娟子是不应该让她去,去了也是凑热闹,只知道玩罢了。可她一心一意吵着闹着要去,她的爹妈不管,我怎好出面阻拦?其实我也很犯难,车一来时,我看到只有一个车,原来打算相亲的人要去全去,要不去全不去。后来转念一想,出现这种情况也不是男方故意造成的,都是老天惹的祸。我如果不妥协,自始至终坚持自己的观点,无疑给男方出了一个解不开的大难题。后来考虑到女儿以后的生活幸福,我只得让步,采取折衷的办法,让艳娇她妈和她大姨夫一家全去。去相亲的都不是外人,有个山高水低的也不落埋怨。如果天气晴好,一切顺利,就是我不去也得让您二老去。您二老经验多,见识广,走过的桥也比我走的路长,吃的咸盐比我吃的粮食都多。不说把事情办得十全十美,八面风光,也会天衣无缝,滴水不漏,令人拍手称快。没想到天气不给我作脸,您二老怪天气怪不着,要怪就怪您侄子我吧,谁让您侄子我心软呢!为了女儿的婚事四处不落好,我这个父亲难当啊!”

张狂说着、说着要哭了,这正应了那句老话: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两位老人听了张狂的肺腑之言,看到张狂热泪盈眶,终于回心转意,不再坚持回家,脱鞋上炕,坐等相亲人回来一起吃饭。

中午过后,天空中飘落的雪片变得稀疏起来,后来慢慢的停止飘舞。

麻雀三五成群的从空中飞过,用人们听不懂的鸟语互相询问:哪里有食物?哪里是自己的落脚点?飞了一圈之后,鸟群发现了张狂家院子里的大枣树以及扫净雪的院子。鸟群觉得大枣树是很好的落脚点,站稳脚跟后,就可以趁机飞到院子里去寻找食物充饥。

大枣树上一片空白,枝杈上没有挂满大枣,而是全部挂满了雪花,就像被蒙上了一层白纱,隐约发现白纱下面的枝杈。鸟群落在枝杈上,白纱立刻变成碎片纷纷脱落。刚才还是玉树琼花分外妖娆,眨眼之间荡然无存,只剩下光秃秃的黑色枝杈。

玉树琼花的消失卸载了枣树的承重,从原来的银装素裹还原为本来面目,对此它感到极度的失衡,一阵摇曳之后,渐渐适应了鸟群的承重,复归平静。

有几只鸟儿飞到院里,枣树又开始摇曳,鸟群全部飞到院里,枣树全身在颤抖。

鸟群突然被人惊起重新飞回枣树上,枣树不堪重负东倒西歪站立不稳,但顽强的毅力支撑着它的躯体不使之夭折。忍辱负重的磨难练就了枣树坚毅柔韧的双重性格,为以后有一个好的结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下午三点多钟,风像游丝一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开始很小,飘忽不定。后来慢慢变大,从北向南,将笼罩在天空的乌云像卷炕席一样席卷到南山背后隐藏起来。原本灰色的天空一片湛蓝,早晨从东方升起的太阳在乌云的遮盖下人不知鬼不觉地走向西方,这会露出笑脸,慈祥地审视着尘世间的万物。身披银装素裹的尘世在太阳光的照耀下顿时光彩夺目,金光闪闪。

强劲的北风不甘示弱,在席卷天空乌云的同时也席卷着覆盖在尘世表面的银装,它要让天地回归自己的本来面目。

在强劲的北风面前,任何粉饰天地的自然或者不自然的矫揉造作都是短暂的,也是徒劳的。尘世的银装素裹被刮成细细的碎面。碎面在洒满阳光的空中飞舞,就像万点金星放射出耀眼豪光,刺得人睁不开眼。原本污浊的尘世被点点金星粉饰得金碧辉煌,变成金的世界,金的海洋。尘世立刻陷入低迷,沉醉在拜金主义的怪圈中不能自拔,变成一具没有灵魂的木乃伊!

太阳落山了,天空收起了最后一抹余晖,尘世从金色变成了银色,以后随着积雪的融化,尘世就会恢复它的本来面目。

大枣树上的鸟儿早已飞走了,它们去了哪里神不知鬼不觉,就是饿死冻死人们也不会担心。

房顶的积雪被北风刮起来重新寻找自己的落脚点,扫净的院子成了避风港,身心俱碎的积雪从空中飘落下来,躲进院子的角落里,从而结束自己的漂泊生活。

她们是那么的柔弱,那么的弱不禁风。漂泊对她们来说只是一种伤害,尽管她们将肮脏的尘世粉饰得银装素裹玉洁冰雕纯洁无瑕,但她们得到了什么?只能是疲惫不堪,身心俱碎,最后躲在清静的角落里垂泪,化为尘世里的一粒尘埃。

晚饭早就做好了,人们尽管饥肠滚滚,但没有一个人张罗吃饭,所有人都在饥饿中焦急地等待相亲人的平安归来。

张狂多次去门口外观望,希望看到相亲人回来的踪影,每次都满怀希望而去,大失所望而归。多次的希望化为泡影以后,张狂失去了耐性和信心,多次让二叔二婶和两个叔辈兄弟提前用饭,但他们宁可忍受饥饿也不愿打破常规,坚持等相亲的人回来一起用饭。

面对如此局面,张狂无可奈何,表面看似坚强的他内心感到疲惫不堪,索性不再出去观看,一屁股坐在炕沿上,身子像棉花包一样靠在被垛上闭目假寐。开始时还惦记相亲人的安危,后来慢慢地熟睡过去。睡梦中看见女儿满身是血的回来了,告诉他相亲的车辆在返回途中发生了车祸,自己受伤返回家中送信,其他人生死未卜。

张狂闻听此言大吃一惊,急忙跳起来奔向屋外,在院里发现了相亲回来毫发无损的赵桂芬。

张狂惊魂未定,以为还在梦中,上前抓住赵桂芬的双肩只摇晃,连声问道:“女儿哪?我的女儿哪去了?”看到张俭在桂芬后面,又连声问:“她大姨呢?她大姨夫呢?还有娟子?这些人都哪去了?”

张俭说:“外面冷,进屋慢慢说。”

二人进屋了。

张狂冲出院外,院外空无一人。他向四外遥望,四外白茫茫一片,只看见送亲车辆的尾灯发出两束血红的光芒,最后消失在皑皑白雪中。

张狂急忙返回,向相亲回来的二人打听其他人的下落。

赵桂芬把详细情况一说,张狂才如梦初醒,一颗悬在嗓子眼的心落到肚里。张艳娇在婆婆家住下,一两天和新姑爷代上礼物回来上各家认门。她大姨和她大姨夫还有娟子已在半道上下车回自己家了,所以就我和二大爷我们爷俩回来了。

大雪天出门相亲有惊无险,所有人都能平安回来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在举杯庆贺亲事圆满定成的同时,每个人都说瑞雪兆丰年。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