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马王子的书车 人类的精神食粮

增加营养 陶冶情操 祛除烦恼 延年益寿

 
 
 

日志

 
 
关于我

我从小是地主的狗崽子,上学后是地主的后代!虽然门门满分,可一张奖状没得过!高考达到录取分数线因为家庭成份是地主而与大学擦肩而过。负气闯关东。在北大荒跑了三年多的“盲流”。包产到户以后回到家乡在燕赵潮河稻田大学改造学习至今,取得了博士或者是博士后的称号!哈哈,固步自封的!

(原创)炎凉  

2009-01-15 14:00:31|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王立青

冬季一到三九,天气就变得异常寒冷,整个世界就像被人放到冰窟窿里,人们不但感受不到一丝暖意,就连原本在夏季里炎热的太阳光也被寒气所征服,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就连爱上街溜达的小狗也猫在狗窝里不愿出来。所有人都躲在家里猫冬,唯有董老太每天都要到一里多地的村后边的一个林场去捡煤渣。

林场用煤烧暖气,每天都会推出两小车煤渣。董老太为了生火取暖,每天都要将两小车煤渣翻遍,寻找出没有完全烧尽,还能释放热量的说煤不是煤、说灰不是灰的煤灰渣!

董老太生有一双儿女,儿子叫董孝仁,长得五大三粗,干起活来力大无比。年轻没结婚以前,跟随父亲在自己家开的综合修理厂学打铁。在父亲的精心指点下,董孝仁很快学会了打斧头、镐头、锄头和镰刀等打铁技术。在父子二人苦心经营下生意渐渐红火起来。

俗话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董孝仁跟父亲干了不到一年时间,他打铁的技术就超过了他父亲,成了远近闻名的打铁匠。父母用打铁赚来的钱为董孝仁盖了三间瓦房,并给说上一个不知道脾气秉性是好是赖的媳妇。

媳妇姓刁,叫刁美荣。模样无可挑剔,不用美容,生来长的俏,可就是一肚子花花肠子。按实说女人有花花肠子是好事,最起码可以生儿育女,可花花肠子长多了就不是好事,她会用一半的花花肠子生儿育女,另一半往出冒坏水,去算计别人。

董孝仁没结婚以前,修理厂的收入由他父亲掌管。结婚以后,爷俩专心打铁,刁美荣成了修理厂的会计和财经。

董老太女儿名叫董孝芳,岁数比她哥哥小两岁。在董孝仁没结婚以前,就偷偷的和本街上一个叫徐福来的退伍军人私定下终身。二人虽然都到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龄,但因考虑到哥哥未婚、妹妹不能先嫁,所以双方父母谁也不好意思将这层窗户纸捅破。虽然窗户纸没捅破,但二人的恋爱关系也是尽人皆知的公开秘密。董孝仁结婚以后,董孝芳的婚事也就自然而然被提到家庭议事日程上来。男方托媒人主动上门顺水推舟,女方坐等就坎骑驴,双方乐意,皆大欢喜!

既然是喜事,那么就欢欢喜喜的办,谁也没想到在给女儿置办嫁妆找刁美荣要钱时,刁美荣就像一只铁打的公鸡,宁可将她放进熔炉内烧化,她也一毛不拔!

打铁出身的父亲再硬的铁也打过,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儿媳妇这样无论软火还是硬火都不吃的铁公鸡!他有心发火,又怕铁公鸡飞了 ,没办法只好把火憋在心头!好在男方不图嫁妆只图董孝芳,父母脸上无光、自己也觉寒酸地将女儿嫁了出去!

女儿嫁出去不到一年,父亲也许打铁劳累,或者觉得自己没给女儿置办嫁妆感到窝囊,突然有一天就病倒了!躺在炕上不吃不喝,瞪着俩眼瞅屋顶!看他那聚精会神的样子,好像在数屋顶上的荆条数量!

母亲问他哪不舒服?父亲好像没听见,问急了,父亲的眼光也没从屋顶上收回来!也许看屋顶时间长眼睛酸了,不由自主从眼角流下两行辛酸泪!

董孝仁虽然比父亲打铁技术高明,但他酷爱铁公鸡,对铁公鸡身上的羽毛呵护有加,比对父亲的感情有过之而无不及!母亲看到儿子、儿媳不往出拿钱给他们的老爹治病,没办法只好去求女儿!

董孝芳不是见死不救的人,她和丈夫徐福来用双轮车将父亲接到自己家,请来本街的医生给父亲打针输液,每日三餐劝父亲进食!父亲就像得了紧牙风,任凭董孝芳怎么劝,他就是不张开吃饭的嘴!有时勉强用筷子撬开,喂进嘴里的汤饭他也拒绝下咽!

有病的父亲被董孝芳接去她家里治病,刁美容感到自己脸上无光。为了挽回自己的美容,跑到大街上给董孝芳脸上抹黑,说董孝芳给老人治病动机不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贪图娘家有一个挣钱的综合修理厂!

董孝芳背着黑锅,对街上的流言蜚语置若罔闻,一如既往,任劳任怨,一心一意地伺候父亲,衷心希望父亲尽快康复!

父亲的身心已经被世态炎凉冻僵,分辨善恶的神经也变得麻木不仁,眼中的辛酸泪水早已流干,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两眼直视屋顶,好像要从屋顶上一根根荆条中读懂人生,品尝人生的几许温馨,几许凄凉,几分甜蜜,几分苦涩……

董孝芳虽然对父亲尽了百分之百的孝心,但终究没能把痴迷天堂路的父亲唤醒,最后昏昏睡去!

母亲看到父亲的病不可救药,随时都有可能死在女儿家,要求女儿把父亲送回家里等死!董孝芳把父亲送回家的第二天,昏睡的父亲辞别了世态炎凉的阳世,奔赴令人向往的天堂!

董孝芳找到董孝仁,要求哥哥出面将死去的父亲安葬入土。董孝仁也想对死去的父亲尽最后一点孝心,把丧事办的风光一些,无奈何做不了自己媳妇主,刁美容一分钱不往出拿。没办法只好穷张罗,所需费用先由董孝芳支付,等收上礼金再归还给她!

办完丧事以后,收上来的礼金去除一切花费以后还差一副棺材本钱。按董孝芳的意思是兄妹俩一人一半,按实说都得董孝仁拿,没想到刁美容一分钱不认,害的董孝芳自己搭了一千元!

按当地风俗,老人死后三年时间内都要在忌日这天办酒席,亲戚朋友、街坊邻居拿上礼金自动上门赴宴,简称“办周年”!第一年叫头周年,第二年叫二周年,第三年叫三周年!一般来说三周年最热闹,来的人多,收的礼金也多。头周年相比三周年次之,二周年可办可不办,一般不办,只有自己家人去坟地烧上几张纸就算完事。

刁美容不认拿五百元棺材本不算,连老人的三个周年也拒绝操办,主要观点还是嫌麻烦,害怕人多吃吃喝喝自己赔钱!

董孝芳觉得不给老人办周年,人们会认为老人是绝户头,无论是哥哥还是自己都会脸上无光!给老人办周年挣钱不挣钱是小事,自己的脸面和对老人的怀念才是大事!董孝芳知道哥哥有心给老人办周年自己又做不了主,于是声明三个周年由自己来办!

董孝芳的孝心赢得了人们的普遍尊重和钦佩,听说她要给自己父亲办周年,原来不打算去的人也去了,本来应该写二十元的礼金写三十元。到最后一算账,去除一切费用还纯剩一千多元,董孝芳把剩余的一千多元全部交给了母亲!

刁美容看到董孝芳给老人办周年挣了一千多元十分眼红,当众宣布三周年由她来办,希望大伙多多捧场!

二周年董孝芳没办,也就无话可说!

三周年忌日前两天,刁美容考虑到三周年肯定比头周年来的人多,因此特意宰了一头大肥猪。煮肉炼油炸丸子,做豆腐买菜借家具,忙得不亦乐乎!万事俱备以后,刁美容心里十分得意,只等正日子这天亲朋好友、街坊邻居不请自己来坐席,到那时就会财源滚滚来,就是不能纯挣一千,最低也能剩它八九百!

刁美容心中的小算盘打得很如意,本想高朋满座,财运亨通,自己脸上放光彩,没想到来者寥寥无几,勉强来了礼金也不多写,本来应该写三十元的写二十元,写二十元的写十元。最后算总账入不敷出,原本打算纯挣一千,最后结果反倒赔了八百!

刁美容想起董孝芳办的头周年和自己办的三周年相比,简直就是冷暖两重天,不可同日而语!刁美容赔钱又丢面子,她不从自身寻找原因,而是嫁祸董孝芳,说董孝芳背后跟亲戚朋友、街坊四邻说她的坏话,败坏她的名声!

自从董孝芳父亲去世以后,母亲就被刁美容撵回老院漆黑的小屋里自己单过,老人的零花钱和吃粮全部都是董孝芳供应。两位老人的承包地由刁美容耕种,但她从来没给老人一粒粮食!

董孝仁开办的综合厂从打铁、修理农具改成了电焊、修汽车,雇了两个外地既会电焊又会修汽车的师傅,每天纯收入都在二百元左右,成了当地数一数二的有钱户!刁美容有钱了,对自己原有的三间住房感到不满意,更何况自己的儿子也到了订婚年龄,就是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子孙后代造福,她决定将原有的三间瓦房扒掉,从新盖两层小楼!

在拆旧房子时,站在一边指手画脚的刁美容看到找来帮忙的人拆房子速度慢,忍不住自己亲自动手拆房!慌乱中房子塌了,刁美容和两个拆房人被埋在废墟里!人们急忙把埋在三人身上的废墟扒开,两个拆房人被砸死,只有刁美容还苟延残喘,但也奄奄一息!

有人急忙去综合厂找董孝仁,告诉他家里发生了塌房大祸,砸死两个拆房人,你媳妇被砸得躺在地上不会动弹了,只剩一息尚存!有人急忙打120要救护车!还没等救护车赶到,提前赶到出事现场的董孝仁发现妻子尚存的一息也消失殆尽!原本想住上两层小楼的刁美容愿望没有实现,被压在一个黄土大馒头下,只留下了“刁妇”的骂名!

刁美容生前积攒的二十几万元钱原本打算盖两层小楼,剩下的给儿子娶媳妇,结果家破人亡,除了三人的丧葬费以外,剩下的给了两个无辜受难者家属!

人们看到董老太年年冬季捡煤渣取暖,有站着说话不怕腰疼的人就问她:“你儿子开个大厂子,冬季取暖让他给你买点原煤好不好?何必拣人家烧剩下的煤渣?”

董老太说:“我儿子虽然开场子挣钱,但他自己要盖房子,老是租别人的房子也不是事。还要给他自己的儿子娶媳妇,有合适的寡妇他也应该再续一个!他有儿有女不假,满堂儿女也不如半路夫妻!”

又有人问:“你儿子不管你,你闺女不会不管你吧?”

董老太说:“儿女不理解老人的难处情有可原,老人要是不理解儿女的难处就不是一个好老人!女儿孝顺我不假,年年张罗给我买煤,甚至要接我上她家里去过冬,你知道她也有老公公老婆婆,你说我能去吗?她又供两个孩子上大学,家里有点进项还不够给两个孩子交学费,哪有余钱给我买煤?”

人们听了董老太说的寥寥数语,终于明白了炎凉二字的含义!

2009年1月15号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