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马王子的书车 人类的精神食粮

增加营养 陶冶情操 祛除烦恼 延年益寿

 
 
 

日志

 
 
关于我

我从小是地主的狗崽子,上学后是地主的后代!虽然门门满分,可一张奖状没得过!高考达到录取分数线因为家庭成份是地主而与大学擦肩而过。负气闯关东。在北大荒跑了三年多的“盲流”。包产到户以后回到家乡在燕赵潮河稻田大学改造学习至今,取得了博士或者是博士后的称号!哈哈,固步自封的!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第四章 齐工积怨  

2008-12-05 16:39:09|  分类: 张狂副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廉当了几年村长,不知别人对他的政绩如何评论,张狂对他的评论是:不说对村子有功,也对他自己有利!

张狂此话一点不假!

李廉接手村干部时,村子里一分钱没有,为了办公需要,李廉向每口人筹集资金三元。村民们有给的,也有没给的。全村八百多口人共筹得资金将近两千元。

李廉用这两千元做活动经费,通过请客送礼,先后从县水利局、民政局、农业局等相关单位争取到扶助资金共计十二万多元。

李廉用这些钱给村子办了三件大事。

第一件,加高加固了潮河两岸护村护田大坝,并在水毁要害处围上了铁丝笼子!

第二件,修复了损毁的拦河大坝,从而避免了夏季洪水将大坝冲开致使稻田遭受旱灾的威胁。

第三件,引水上山。李廉指挥村民打井、铺设管道,将水引向了坐落在西山黄土梁上属于村集体的十亩果园。

按实说这是一件好事,可是却没落下好结果!

果园原有承包费是每年一千元,引水上山后,李廉将承包费从每年的一千元提高到一千五百元。

承包果园的几家村民以合同没到期为由而拒付。

李廉无奈,找来了镇里主管司法和林业的相关人员对承包果园的几家村民施压。

这几家村民也不是善茬,主事的男人在屋里和镇上的人员讲理;不主事的家庭妇女在村子里骂大街。

李廉媳妇听不惯,出外和这几家的妇女对骂起来。最后以宁可果树旱得不结果,也不用引上来的水浇灌,更甭想做每年多交五百元的美梦而终结!

修大坝、弄石方、打井、挖沟下管道需用大量人工,按村里的规定是用工多少按人口均摊。可十个手指头不一般齐,有人手的多干,没人手的少干,到年终齐工。缺工的以每个大队工十元补给余工的。

李廉天天记工嫌麻烦,专门印制了工票,你出一天大队工发你一张工票。

村里有个“破鞋”(关于破鞋的来历,据笔者了解,是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对乱搞男女关系的人进行批斗时在脖子上挂一双破鞋!女的干那事叫破鞋,男的干那事叫搞破鞋)受到了李廉的青睐,情绪高涨时没少搞!

作为回报,李廉每搞一次“破鞋”,都要给“破鞋”工票!

有人编成了顺口溜:“大队工,瞎胡闹,不记工,开工票,村长用它换×操!”

因为工票挪作他用,为以后年终齐工埋下了祸根!

村长一年的补助是一千五百元,而李廉抽的烟都在每盒三块钱以上,一天一盒多,算下来一年的补贴也就够他抽烟钱,更别说顿顿喝酒了!

更有甚者,李廉将自己原来起脊的三间瓦房作高价卖给村子作村部,通过暗箱操作,以申请盖敬老院的名义从新申请房号,并得到了民政部门钢筋水泥等建房材料的支持!不到两个月时间,四间三邻五村独一无二的平房盖好了,李廉一家五口人名正言顺地搬进了“养老院”!

这些猫腻因为见不了天日,村民们始终被蒙在鼓里,只知工票满天飞,和李廉沾亲带故的没干几天大队工也不缺工!

等秋后大队齐工一算账,余工多的余一千多元,缺工多的缺五六百元。余工的逼着李廉要钱,李廉带领书记、会计挨家挨户朝缺工的村民要钱。有缺三十、二十、百八十元的没费口舌给了,最后剩下几户因为缺工多而给不起的钉子户让李廉犯了愁!任你费尽口舌,这几户就是拖着不给!

钉子户里以张狂为首,另外还有承包果园的几户村民。

张狂因为眼神不好,大队工干得就少。再一个他也看出李廉用工票搞破鞋这个秃子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的秘密,所以编了顺口溜!

李廉一看来软的不行,动用了国家机器来硬的!不但镇上的司法所所有人员身穿制服全体出动,而且还请来了派出所的两名警察!

李廉狐假虎威,决定拿张狂开刀!

当一行人来到张狂家里时,正赶上张狂家里杀年猪!

猪已开膛,猪膛里的五脏六腑已被掏净,张狂的小舅子正拿斧子往开劈猪尸!

张狂蹲在一边摘肥肠,不小心把肥肠摘坏了,弄了张狂满手猪屎!

张狂连忙喊正在屋里切酸菜的媳妇拿脸盆舀水洗手,说自己弄了满手猪屎!

张狂媳妇不敢怠慢,连忙舀了一洗脸盆水端出来,刚走到外屋门口,看到李廉领几个身穿特制服装的非普通人进院,当时就吓没脉了!只听“咚”的一声响,洗脸盆水失手落地,顿时水花四溅,激了像植物人一样的张狂媳妇一身!

张狂媳妇前几年因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而挨过多次罚款,就像割韭菜一样,罚完头茬罚二茬。这些还不算严重,最严重的一次是花了七百多块钱买回来的二胎准生证在怀孕五个月后被主管计划生育的张文才拿走了,说让再交五千块钱!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省里计划生育抽查组微服私访,不知怎么得知某村民家一个三岁孩子属于超生。也是张狂命里该然,抽查组二人到张狂家向张狂打听孩子父母名字。张狂实话实说,一人将张狂说的话记录在案,并让张狂签字画押。

张狂说出去的话不好意思收回,本着对自己说话负责的精神而签上了张匡的名字,并按上了自己的手印。

这是早上发生的事情,吃完早饭张狂就下地干活了。

等张狂从地里干活回来,妻子告诉他说准生证被人拿走了,让拿五千块钱去赎!

张狂听了心“轰”的一声,知道自己实话实说而闯下了塌天大祸!他故作镇静地安慰惊魂未定的妻子:“不怕,明天我去找他们要!”

第二天,张狂上镇找到张文才,以非法拿走准生证、妻子精神受到刺激、索要精神损失费一万元而赖上了张文才!

张文才狡辩说:“你不应该实话实说,更不应该签字画押而出卖我!我拿准生证只是吓唬吓唬你,叫你以后说话注意场合!”说完把准生证给了张狂。

张狂拿到准生证,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但他不想就此事善罢甘休,继续给张文才出难题:“精神损失费我可以不要,自从你拿走准生证,我爱人吓坏了,黑天肚子疼了一宿,你说咋办吧?”

张文才没办法,乖乖地给拿了一包止疼片,说回去吃两片看看,如果不行就把人送上来去医院检查!

就像麻秸秆打狼——两头害怕,张狂不敢深究,怀揣准生证和那包止疼片回家向他媳妇报功。

媳妇并没因拿回准生证而高兴,心里老是犯嘀咕,说不定哪天又找什么借口要钱!

张狂看到自己媳妇吓呆了,对进院的几个人说:“你们干什么?”

李廉说:“齐大队工,找你要钱来了!你不是耍赖不给吗?看你今天给不给?”

张狂说:“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李廉说:“你今天不给钱,就拿猪肉顶!公安司法的都来了,强制执行!”

张狂上去薅住李廉脖领子,一用力把李廉摔个趔趄,口出狂言:“你执行你妈×你执行!”

李廉站立不稳,踉踉跄跄倒在退猪笸箩里!

张狂想上前按住李廉不让他起来,几个人蜂拥而上,一起将张狂制服,警察趁机给张狂戴上了手铐!

拿着斧子劈猪肉的张狂小舅子看到姐夫被戴上了手铐,不避嫌疑,手掐斧子过来营救!

众人以为他要行凶,上前抱腰的抱腰,夺斧子的夺斧子,然后也被戴上了手铐,并将劈猪肉的斧子作为凶器收缴!

从退猪水中爬出来的李廉喝令:“把猪肉给我全抬走!”

几个人不顾张狂媳妇哭天喊地,押人的押人,抬肉的抬肉,直奔村部而去!

到村部以后,为防止张狂二人逃跑,由一名警察看守,其余人又去拔那几家钉子户!

简单捷说,那几家也是以物抵工,有的自行车被推走,有的粮食被扛走……

村委会留了五斤猪肉招待齐工有功人员,剩下的猪肉、自行车和粮食等作价给了余工户。

受到李廉青睐的“破鞋”分了半片猪肉,而张狂和他小舅子蹲了十天拘留!

                                                2008年12月5日星期五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