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马王子的书车 人类的精神食粮

增加营养 陶冶情操 祛除烦恼 延年益寿

 
 
 

日志

 
 
关于我

我从小是地主的狗崽子,上学后是地主的后代!虽然门门满分,可一张奖状没得过!高考达到录取分数线因为家庭成份是地主而与大学擦肩而过。负气闯关东。在北大荒跑了三年多的“盲流”。包产到户以后回到家乡在燕赵潮河稻田大学改造学习至今,取得了博士或者是博士后的称号!哈哈,固步自封的!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暗伤(短篇小说)  

2008-12-16 11:35:40|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王立青

 开学第一天,风和日丽,同学们都高高兴兴地背着书包早早地来到学校,以愉快的心情迎接新学年的到来。打扫完室内卫生,同学们仨一群、俩一伙围坐在一起,各自讲述寒假里自己的所见所闻:有的说自己在下雪天用箩筐扣了多少只麻雀;有的说自己家的花猫从山上抓回来一只山兔子;有的说我哥哥用火枪打死过一只野鸡;有的说我爸爸一枪打死了一只比牛犊子还大的傻狍子……

我独自坐在教室角落里看书,听了同学们的炫耀,心里十分反感,脸上不禁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包子有肉,不在褶上,学习好赖,不在出身上!别看你们出身好,这会趾高气扬,吹起牛皮来一个比一个牛,等到上课老师提问了,你们一个个像寺庙里的金刚——大眼瞪小眼!受到老师的训斥,立刻像被寒霜打蔫的小草——低下自以为高贵的头!我出身不好,受到歧视,可我学习好。对于老师的提问,不说对答如流,也回答得八九不离十,从来没有将头低下一说!

就在同学们即将把牛皮吹破的时候,大队书记的儿子李守新出来大声制止:“大伙都静一静,听我给你们透露一条小道消息!”同学们把嘴闭上,伸长耳朵细听李守新说啥:“咱们在二年级的时候是王老师教,如今升上三年级了,你们知道是谁教咱们吗?”

同学们有的摇头,有的说不知道!

“我告诉你们,教咱们的老师是个女的,姓叶,是从外地转来的!” 李守新神秘兮兮地说。

同学们不信,怀疑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李守新得意洋洋地说:“我爸爸是谁呀,我是谁呀?”

女同学郭银花等得不耐烦,拽着李守新的胳膊直摇晃,急于想知道小道消息的来源:“你是谁我们都知道,你爸爸是谁我们也知道,我们急于想知道的是你怎么知道这事的?”

李守新说:“你别急,听我慢慢说,这位新来的老师还没成家,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她昨天到我家找我爸爸给她安置住处,我爸爸看她带的介绍信时特意问她的!我爸爸把她安置在大队部里住,我还去帮忙给叶老师收拾屋子了呢。”

郭银花半信半疑:“你净胡说呢,你能干啥?”

李守新赌咒发誓:“我要是说假话我都不是我妈养的,是石子崩的!你不信拉倒!我帮助叶老师打扫屋地;打扫完屋地又帮叶老师抬了一桶水。抬完水叶老师让我回家跟我爸爸要几张报纸,说要糊墙用。我把报纸给叶老师送去后,叶老师给了我三块冰糖。我不要,叶老师往我手里塞,我只好要了。叶老师给的冰糖含在嘴里不但甜,还有一股雪花膏的香味……”

李守新说的小道消息同样吸引了我,眼睛假装看书,其实耳朵早静心听呢!听着、听着就入迷了,听到最后,心里酸酸的,一股嫉妒之情油然而生:帮助叶老师扫地抬水这样光彩的事为什么轮不到我?你李守新倚仗自己是大队书记的公子哥,骄傲自满,不好好学习,老师提问一问三不知,考试门门不及格,作业回回判叉子!不但欺负我,还欺负和我要好的女同学,不让她们向我问作业,故意孤立我。就你这样一个不学无术、调皮捣蛋的坏学生也配给叶老师扫地抬水?我都替叶老师为你感到羞耻。

一阵上课铃响,同学们立即各回各的座位,一个个正襟危坐,准备迎接叶老师的到来!叶老师就像一只蝴蝶,轻盈的飘进教室!不知别人感受如何,我心里顿感春意浓浓,整间教室沐浴在春光里!

叶老师光彩照人!上身穿黄紫相间的方格褂子,黄得耀眼,紫得鲜艳;下身穿酱色裤子;方口黑帮白塑料底鞋蹬在足下;粉红色尼龙丝袜将裸露的脚背遮盖。头上秀发被红头带扎成两个羊角辫,随着叶老师的脚步上下左右乱颤,就像一对蝴蝶须。随着班长喊“起立”,叶老师走上讲台。叶老师对同学们笑了,脸蛋上立刻出现俩酒窝!叶老师张口对同学们说:“请同学们坐下!”说话间露出牙齿洁白如玉。叶老师忽闪着一对大眼睛在二十一名同学每人的面孔上停留了一秒钟,最后将目光投向坐在后排我的面孔上。多说也就五秒钟,然而这五秒钟的注视却令我终生难忘!

叶老师的目光是火热的,就像太阳光一样刺眼!对于看惯白眼的我来说好像从长时间黑暗中突然走向光明,我的视线不敢和这两束光明对接,害怕被灼伤!我就像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惶恐地低下头,觉得面部被叶老师火热的目光烤得绯红!时间停住了!空气凝固了!教室内鸦雀无声,只有我的“嘭嘭”心跳声!我连大气都不敢出,害怕自己出气大了会将这份宁静吹得无影无踪!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实际上也就一瞬间,叶老师用甜美的声音将凝固的空气振动,停住的时间继续流逝,我的心跳趋于平稳,总算长出一口气!

“同学们,我叫叶书香。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老师了。说是老师,我也就比你们大六七岁,多上几年学,比你们多懂得点知识而已!咱们既是师生关系,也是朋友关系。以后同学们无论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中如果遇到什么不懂的问题,尽管向我请教,我会毫无保留地尽力帮助你们……”

叶老师的话令我迷惑不解:老师就是老师,学生就是学生,老师和同学永远是师生关系,怎么可以变成朋友关系呢?这个问题困扰我一整天,直到晚上放学我才找到答案。晚上放学,叶老师问同学们谁家住得离山最近?全班二十一名同学只有我自己在山里住,可我没有勇气站出来承认,最后还是别的同学告诉了叶老师。叶老师让我等会和她一起走,说要跟我一起去山里捡柴火。听了叶老师的话,我心想:正好我家有两只小羊,我晚上放学回家天天去放羊,我知道哪里有干柴!

我家离学校三里地,每天放学回家觉得三里路很漫长,要走很长时间。今天有叶老师的陪伴,不知怎么回事,三里路好像没走几步就到家了!母亲看到我领回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感到很诧异。还没等母亲开口问我,叶老师连忙解释,说自己是新来的老师,要跟我上山捡柴火做饭用。母亲热情地邀请叶老师屋里坐,被叶老师婉言谢绝,并催促我领上两只小羊陪她上山捡柴火。

叶老师不是山里人,爬山是外行,她就像才学会走路的小孩子,也许因为坡陡山高,或者她脚上穿的鞋不适合爬山,上山没走几步就摔倒了,好在没有摔坏。我连忙过去给叶老师拍打净身上沾的泥土和草叶,要求叶老师替我放羊,我替她上山捡柴火。也许在叶老师的眼里,十二岁的我还是个孩子,而我却自以为自己是一个男子汉。叶老师没听从我的劝阻,一意孤行,继续爬山。没走几步又摔倒了。这次比上次摔得严重,倒在地上几乎起不来了!我连忙上前将叶老师搀扶起来,再次要求我替她捡柴火,她替我放羊。叶老师也许被摔怕了,遵从了我的意见,临时当起了放羊倌!

叶老师满足了我的自尊心,我干劲倍增,从山上拖下了一棵又一棵干柴。看到我累得满头大汗,叶老师心疼地掏出花手绢要给我擦汗,我连忙用胳膊挡住,我怕自己的肮脏汗水玷污了花手绢的圣洁!我用衣袖抹了抹脸上的汗水,转身还要上山拖柴火,叶老师拽住我的衣襟,说不要去了,你拖下的这些柴火够我扛了,再拖多了我就扛不动了!我顺从地找来榆树绕子,将柴火捆上。叶老师掂了掂重量,说真的扛不动了!我只好把柴火捆打开,重新分成两捆!叶老师扛一捆,我扛一捆,准备明天早晨上学顺便给叶老师扛到她的住处!

第二天早晨,我将昨天弄的那捆干柴扛到叶老师的住处,叶老师看到我累得汗流满面,心疼地把我领进屋,想用洁白的毛巾擦去我脸上的汗水!我怕自己的汗水将叶老师的毛巾弄脏,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还没等叶老师擦两下,我转身向屋外跑去!我听到叶老师批评我说:“这孩子,不听话!”紧接着又说:“等会我,咱俩一起走!”我不敢不听叶老师的话,停在院里,用衣袖擦净叶老师没擦净的汗水,等叶老师出来。时间不长,叶老师出来了,将一个纸包递给我,要我装起来。我不知道纸包里是什么东西,摇头拒绝!

叶老师批评我说:“这孩子,不听话!”

我抬头看叶老师的脸色,叶老师的脸色是温和的,目光依然是火热的!叶老师用火热的目光示意我将纸包接过去!我怕再次挨叶老师批评,只好乖乖的将纸包接过来装在衣兜里!路上,跟在叶老师身后的我偷偷将手伸进衣兜里撕开纸包,摸到了很多有棱有角的小方块!我拿出一块想看个究竟,看清后令我没想到这是真的:原来叶老师给了我一包冰糖!

晚上放学,我上山放羊顺便捡回来一捆柴火。看到我捡回一捆柴火,母亲夸我有出息,知道过日子了!听了母亲的夸奖,我觉得自己长大了,从一个孩子变成了能为家庭效力的男子汉。我要弄很多很多的柴火,除了满足叶老师生火做饭外,也要替母亲解除烧火柴的后顾之忧。

第三天晚上放学,叶老师又要跟我上山捡柴火,我告诉叶老师,今天您就不用上山了,到我家里扛现成的!叶老师不愿意白要我给她弄的柴火,掏出五毛钱给母亲,说算花钱买的。我哭着喊着不让母亲收叶老师的钱!叶老师无奈,只得把五毛钱装起来,说以后再给!我满意地领上两只小羊走了,走了很远很远,看到叶老师还在和母亲说着什么!

晚上,我扛着一捆柴火赶羊回来,母亲对我说:“叶老师说她想搬咱家来住呢!”

我问:“为啥?您答应了?”

母亲说:“我也不知道为啥?我问她,她吞吞吐吐也没说出搬家的原因!她不说出原因,我怎么答应她?我说咱家离学校远,走路不方便,再说我家成份不好,你到我家来住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前途?”

我默默无言,心想:明天是星期不上学,我连给叶老师送柴火,顺便再问一问叶老师为什么要搬家?

第二天早晨吃完饭,我扛着昨天捡的那捆柴火来到叶老师的住处。我放下柴火,顾不得擦汗,推门跑进叶老师住的屋子里。

叶老师仰面躺在床上,头发凌乱,眼睛红肿,恰似病态西施,又像被风雨摧残落地的鲜花,让人看了痛惜不止!我抓住叶老师的手,几乎哭出来,用哭腔问:“老师,您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告诉我,我去请医生!”叶老师将脸转向我,眼中饱含的泪水“哗哗”流下来!叶老师呜咽地说:“小青,老师没事,老师心情不好,躺一会就好了!你马上回家跟你母亲说,就说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搬你家去住!你快去快回,我等你回话!”我松开叶老师的手,态度坚决地说:“老师,您等着,我回家喊我妈来接你!”

我比平时走路快十倍的速度赶回家,将叶老师还在床上躺着,看样子是有病了,她让我回来跟您说,她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搬咱家来住的大概意思向母亲诉说一遍。母亲听了我的诉说,嘴说“不好,叶老师被人欺负了”,拉着我向大队部跑去!

我和母亲赶到叶老师的住处,叶老师已经起床,正在收拾东西,头发依然凌乱,眼睛依旧红肿!看到母亲,叶老师就像看到了自己的亲人,一头扎进母亲的怀里,痛哭失声!母亲用手搂住叶老师,温柔地说:“好妹妹,不怕,啊!?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谁欺负了你?”

叶老师哭泣不止,摇头不肯说!

母亲也不好意思深究,安慰道:“好妹妹,别哭了,搬到我家去住就没人敢欺负你了!你洗脸梳头,我和小青给你收拾东西!”

叶老师强忍悲痛,去重新整理自己被无情风雨摧残过的花容月貌!

我给叶老师收拾鞋子时,在床下发现了一块雪白的毛巾上沾满了鲜红的血迹……

                    2008年12月16日星期二

 

  评论这张
 
阅读(785)| 评论(1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