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马王子的书车 人类的精神食粮

增加营养 陶冶情操 祛除烦恼 延年益寿

 
 
 

日志

 
 
关于我

我从小是地主的狗崽子,上学后是地主的后代!虽然门门满分,可一张奖状没得过!高考达到录取分数线因为家庭成份是地主而与大学擦肩而过。负气闯关东。在北大荒跑了三年多的“盲流”。包产到户以后回到家乡在燕赵潮河稻田大学改造学习至今,取得了博士或者是博士后的称号!哈哈,固步自封的!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第一章 奇闻杂趣  

2008-11-22 09:49:12|  分类: 张狂副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王光玉

                                                         笔名   王立青

                                                         网名  白马王子

张狂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原名叫张匡,取其匡扶江山社稷之意,暗含自己是栋梁之材。吹嘘自己是诸葛亮再生,刘伯温转世。因为狂妄自大,原有名字张匡没叫开,而张狂的名字却不胫而走。

镇上的林场有十多亩苗圃地,每年都要花钱雇临时工干活。

张狂闲着没事,也去滥竽充数,混每天八小时十五元的工钱。

张狂拿着纣王的俸禄,背后说纣王的坏话:“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林场有场长,副场长,书记,会计,保管,所长,警员,做饭的,开车的,就没有一个是干活的人!”

有人说他:“如果都他们干,你上哪挣钱去?!”

苗圃的活计由主抓生产的副厂长负责支配,场长很少亲临现场指导。

有一天,场长在书记和所长的陪同下上地视察,后边跟着司机小李。

看到场长几人向苗圃地走来,张狂嘱咐一块干活的人说:“呆会场长来了,你们听我的,我让场长给咱们上烟!”

有人说:“场长不抽烟!”

张狂说:“正因为场长不抽烟,我才跟他要短!”

说话间,场长几人来到了苗圃地。

看到当官的来了,干活的人都拼命的干活,唯独张狂停下手里的活计,高声说:“大伙先停下手里的活计,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场长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看望我们,场长辛苦了!”

人们鼓起掌来,都说“场长辛苦”。

场长姓张,是一个大学毕业生,来林场三年,对干活的人都熟悉,看到人们欢迎自己,他也打起了官腔:“大家辛苦了,都坐下休息一会,会抽烟的抽烟,不会抽烟的喝点水。”

张狂说:“场长来慰问大伙,一没带什么好吃的,二没带什么好喝的,场长心里过意不去。为了表示谢意,场长有心给大伙每人一棵烟,大伙高兴不高兴?”

人们跟着起哄。

张场长不抽烟,兜里没烟,为了打发大伙高兴,他将手伸向了司机小李。

小李连忙将自己抽的烟从兜里掏出来递给张场长,张场长接过来分发下去。在给张狂烟时说:“抽完烟可要好好的干活,干好了有奖!”

张狂受宠若惊,点头哈腰的接过来,连声道谢。

张场长久闻张狂大名,今日难得一见,于是逗他说:“最近又有什么高见?说出来大伙听听。”

张狂像个小学生一样,谦虚地说:“场长是大学毕业生,我有两个问题想请教场长,不知场长肯赐教否?”

张场长根本没把张狂放在眼里,随口问道:“什么问题?说出来我听听。”

张狂说:“这两个问题和场长您有直接关系,回答好了,说明您当场长合格;回答不好,说明您这个大学生也是冒牌的!”

张场长成竹在胸,满有把握地说:“请出题!”

张狂提的第一个问题很简单:“林场是怎样成立的?”

张场长从保护林业和发展林业的角度说了一大通,大家都认为回答正确,而张狂却不以为然,他说:“我对您的回答只能判零分!”

张场长是一个有涵养的人,听了张狂给他判零分,没吱声。司机小李不干了,用手指着张狂问:“你说林场是怎样成立的?”

张狂说:“林场的名字叫坑木林场。什么叫坑木?就是煤矿坑道里支架用的木头。原有山权归大队所有,煤矿用木头得向大队商量购买,大队乐意卖卖,不乐意卖不卖,坑木成了问题。为了发展煤炭事业,解决坑木问题,向各大队征山,将出产木材的山林划出来,取名为某某坑木林场。这就是林场开始成立的起因!”

听了张狂的高谈阔论,大家觉得有点道理。有人问:“那你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说出来我们也长长见识。”

张狂说:“高考是怎么来的?”

有人说是为了学子深造;张场长说为了培养人才,我就是通过高考上的大学,要不怎么能够当上场长?

听了大家的回答,张狂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嘴里连说:“非也!非也!!此言差矣!!!”

又是司机小李问:“你说高考是怎么来的?”

张狂反问道:“你们记得城里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吧?”

大伙点头。

有人说:“那跟高考有什么关系?”

张狂说:“跟高考有直接关系。城里的青年在农村遭不起罪,要求返城的呼声越来越高,上京请愿者有之,绝食抗议者有之。上边听到这一消息,为了名正言顺地将下乡青年招回城,于七七年恢复了高考,一直延续到今天。高考只是一个台阶,上边的人通过台阶下得台来;下乡青年通过台阶回了城;场长您通过这步台阶当上了场长!”

场长好像对高考不感兴趣,转身走了,边走边对主抓生产的副场长说:“快叫他们起来干活吧,听他(指张狂)瞎嚷嚷能顶屁事!”

没过三天,林场以不好好干活为由将张狂辞退了。

有人问张狂:“你在林场干得好好的,干啥不干了?”

张狂说:“我宁可去掏厕所,也不给他们卖命!林场的人一个个像公子哥似的,什么活不干,晃荡一天四五十块,一个月一千多,一年十二个月下来就一万多!我真怀疑他们所创造的价值是不是物有所值?!”

张狂没去掏厕所,出外给一个个人车跟车当装卸工去了。一天挣多少钱,拉的什么货物人们不得而知。

俩月后,张狂打外边回来,人们问起他,他才说出了这次出外的收获。原来他跟车在十三陵水库拉沙子。他说:“十三陵水库徒有虚名,早干汤了!解放车都能开到水库底下装沙子!”

人们向他打听十三陵的胜景。

张狂说:“只有定陵和长陵修缮完好,其余的都破败不堪。我到定陵里去过,看到过成块的寸金,还有皇后梳头使用过的木梳。”

人们问:“木梳是啥木头做的?”

张狂说:“依我看好像是桃木做的!”

人们问:“逛定陵用花钱不?”

张狂说:“花钱!逛定陵我花了两块钱,逛水库公园没花钱!”

人们问:“水库公园白逛,不收钱呀?”

张狂说:“哪呀,门票要两毛呢!我们是下班去的,卖票人都走光了,我们随便逛!”

有人问:“水库公园有啥好看的?”

张狂说:“也没啥好看的,主要看点是一个碑。”

人们问:“什么碑?”

张狂说:“十三陵水库纪念碑!”

人们说:“一个石碑有啥好看的,不就是用石头砌起来的吗?”

张狂说:“石碑上有字!”

人们问:“啥字?”

张狂说:“有毛主席写的‘十三陵水库’;还有刘少奇写的‘劳动万岁’;最有意思的是郭沫若写的一首诗!”

人们问:“什么诗?”

张狂背诗:“领袖带头挖土,人民不亦乐乎,三山五岳齐欢呼,苦战何能算苦?要与洞庭比美,昆明湖水不孤,辉煌五字垂千古,曰十三陵水库!”

听的人赞道:“行啊你小子,能过目不忘!”

张狂道:“岂止过目不忘,你知道为什么要修十三陵水库吗?”

人们摇头,都说不知道。

张狂神秘的说:“为了压风水,怕姓朱的再当皇上!结果上行下效,盲目跟从,引发了在全国修水库的浪潮!”

张狂的观点引发争论,有人说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有人说水利是农业的命脉,你这是以偏概全,以点掩面。

张狂说:“就咱们附近的水库来说,有几个造福于民的?杨树下水库,东四道梁水库,五道营水库,苇子峪水库,二龙潭水库等等,那个能灌溉?只能兴师动众,劳民伤财!”

有人说:“你这是在散布反动言论,毛主席活着非得把你抓起来,让你住几年监狱!”

张狂说:“你可拉倒吧,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种话!不是文化大革命时候,帽子满天飞,罪名随便扣!”

有人诚恳地说:“反正你这种观点不怎么地道,真要有人给你上纲上线,还真够你喝一壶的!以后注意点吧!”

此话一点不假,张狂上县城坐班车,有人抱怨道路坑坑洼洼不好走,张狂说:“只要把县交通局长或书记查处一人,道立刻就修好了!别的不说,车辆交上的养路费你比如说一百块钱,真正用于修路的费用所占的比例是多少?都干啥花了?只有鬼知道!”

张狂的话引来很多人的赞同,大伙开始议论查处贪腐问题。

张狂说:“过去的法律是‘株连九族’,现在的法律是一人犯法一人当,岂不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查处一人,便宜了他的三亲六故,七大姑、八大姨!”

正好班车上有一个和交通局的官员有亲戚关系的人坐车,听了张狂的过激言论,跳出来反对:“你说要查处那个,查处这个,你有什么把握哇?你这是在诽谤!混淆视听!”

张狂毫不示弱,予以反击:“我有什么把握?道路坏成这样不修就是把握!”

那人不屑一顾地说:“你算干啥的?挣多少钱?啥事也想管管!”

张狂说:“我算干啥的?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挣多少钱?你问出此话真是荒唐透顶!当年雷锋做好事挣多少钱?我一分钱不挣,我是当年的活雷锋!我倒想问问你,阁下在哪上班?交通局里有你什么亲戚?为什么不愿听群众的不同意见?”

张狂的最后几句话,击中了那人的要害,那人说话的口气立时软下来:“我在哪上班并不重要,我只是说一个公理!”

张狂反驳道:“你所说的公理,只能代表少数人的利益!我问你:交通局有多少人?收上的费用都干啥花了?你知道老百姓对他们有多大意见?把路修成这样,你还妄谈什么公理?你知道不知道老百姓是怎么说政府部门的吗?”

那人问:“怎么说的?”

张狂说:“交通局不交通!物价局不物价!!卫生局不卫生!!!畜牧局不畜牧!!!!安监局不安监!!!!!农业局不农业!!!!!!劳动局不劳动!!!!!!!信访局不信访!!!!!!!!环保局不环保!!!!!!!!!……!!!!!!!!!!”

还没等张狂说完,车内有人开始鼓掌,随后掌声四起,喊好声不断!

张狂上县城没别的目的,只是想买两本图书,一种是买给他孩子上学的辅导教材;一种是他自己喜欢看的社会纪实小说。

车到县城后,张狂下车,他并不急于到书店购买图书,而是观赏日新月异的城市面貌。看到盐业平地而起的几座高楼,他问一个烤白薯的:“盐业真有钱,还能盖得起这样的高楼!你知道盖楼钱是怎么来的吗?”

烤白薯的正专心致志地烤白薯,对盐业盖楼不感兴趣,漫不经心地说:“不知道!”

张狂用手连比划带说:“是从老百姓吃的一小捏捏的咸盐里抠出来的!他们这么抠,也不怕被咸盐齁死了!”

烤白薯的是一个六十多岁老头,虽然身居闹市,但也孤陋寡闻,早已对世事的发展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听了张狂的奇谈怪论,他以为张狂精神有问题,耐心地问:“你买烤白薯吗?”

听老头问自己买不买烤白薯,张狂十分沮丧地走了。在他眼里,老头就像牛不懂琴声一样,自己吃饱撑的,闲着没事跟他乱弹琴!

张狂来到书店,首先为自己买了一本《黑洞》,然后又为他上学的孩子挑选了一套本县勤工俭学私自印刷的无论从纸张质量、内容还是印刷质量都十分粗糙的劣质AB卷。在付款时,张狂故意给女收款员出难题:“请问小姐,什么是勤工俭学?”

女收款员无知地说:“不知道!”

张狂说:“在我印象中,勤工俭学是为了减轻学生的经济负担而搞的一种副业!我上小学时,老师带领学生上山采药搞副业,卖药材的钱都给学生买纸笔,老师不要一分钱!现在的勤工俭学富了谁?真应该查查这个厂子是谁开的?开厂子的人跟教育局的头头脑脑怎样私下分红?”

女收款员经营AB卷和办勤工俭学的原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张狂的话就好像拉动了这根绳子,牵动了她的利益神经,她不耐烦地问:“你买不?不买拉倒!”

张狂的回答不容质疑:“我买呀,我干啥不买?我要不买,勤工俭学上哪里办去!我不能眼看着办勤工俭学的人喝西北风!他们就跟乞丐一样,指望学生家长养着他们呢!”

望着付完书款走出书店外的张狂背影,女收款员不加诊断,对张狂妄下结论:“这个人有神经病!”

张狂买AB卷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开学几天后,张狂收到了孩子从学校拿回来的一张订单,订单上列出了丰富多彩的学习资料大餐,本着自愿购买的原则叫家长签字。

一见订单,张狂火冒三丈,他觉得这是一只伸向学生家长兜里掏钱的黑手!他想签上“上学买书,越多越好,生吞活剥,囫囵吞枣!”

孩子哭着喊着不让他签,说不给买就不去上学!

张狂已经给买了语文和数学一点通,听到孩子以不上学相威胁,张狂说:“呆会我和你一起上学校,抽查一下你们学过的知识是不是都记牢了?如果都会了,花多少钱我都给你买;如果现有的知识都记不牢,我再花钱给你买AB卷,岂不是‘狗揽八泡屎’?!”

孩子知道自己学到的知识就如走马观花,不敢和张狂抗衡,眼里噙着泪花,满腹委屈,忍气吞声地走了。

晚上放学,和张狂的孩子要好的同学到张狂家里写作业,张狂无意中问起学校让同学购买AB卷的事。孩子的同学说:“我们班的同学全买了,只剩他自己没买!老师说不买AB卷,就跟下地干活不拿家具一样,我们上课学习,他只能呆着!”

在痛恨老师的无稽之谈的同时,张狂也感到了自己愧对孩子,有心给孩子买一套,学校已将定的数量报上去了,没办法只好自己亲自坐车到县城去买。

 

                                                                 2008年4月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