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马王子的书车 人类的精神食粮

增加营养 陶冶情操 祛除烦恼 延年益寿

 
 
 

日志

 
 
关于我

我从小是地主的狗崽子,上学后是地主的后代!虽然门门满分,可一张奖状没得过!高考达到录取分数线因为家庭成份是地主而与大学擦肩而过。负气闯关东。在北大荒跑了三年多的“盲流”。包产到户以后回到家乡在燕赵潮河稻田大学改造学习至今,取得了博士或者是博士后的称号!哈哈,固步自封的!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第四十二章 平息醋海风波  

2008-11-22 19:04:52|  分类: 野生灵芝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王光玉

                                                                笔名 王立青

                                                                网名 白马王子 

丁丽华有病,引起了尚家沟人的同情,人们议论纷纷,都把矛头指向尚宝生。说为卖野生灵芝,连自己媳妇命都不要了,更不知是谁将小冬说的话在人们中传开,人们炸了窝,说啥的都有,反正没人说好听的。

有的人说:“像尚宝生这样忠厚老实的男人卖野生灵芝有几个臭钱,都会变成陈世美,更甭说别的男人了。”

“尚宝生也是,你说丽华从模样品德哪样不是百里挑一?还在外边干这事,我看他还有啥脸回来,怎么跟丽华说。”

“丽华也是,也犯不上为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把身体糟践成那样,你就为情死了,岂不是更趁人愿?”

一个抱孩子的女人说:“刚才我见小凤从她家出来,我问她干啥去?她说去丽华家,我又问去丽华家干什么?她说她哥一会儿回来,告诉丽华我嫂子去。看着吧,一会儿宝生回来就热闹了。”

人们正在讨论着尚宝生时,从街头跑进一匹腿上安着四个轮子的“宝马”,“宝马”很听话,稳稳地停在尚宝生家门口。讨论的人们停止了街头会议,纷纷围过来观看。

这匹“宝马”很奇怪,不是让人骑在它的后背上,而是将人装在它的肚子里,肚子左右都有门,人可以自由出入。人在里面冬天不冷,夏天不热,刮风吹不着,下雨淋不着,太阳也晒不着。

两只大眼睛贼亮,比马眼大多了,过去的宝马夜行八百,日行一千,不知它一天一宿能跑多远?听说宝马只喝一种叫汽油的水,对草料不感兴趣,人们怕它吃下去消化不了。

马肚上的门开了,钻出了人们眼中是第二个陈世美的尚宝生。

尚宝生一改过去的土相,衣冠楚楚,道貌岸然,脸上也白了,也胖了,腰也粗了,兜也鼓起来了。就连脚上也不土星星了,一尘不染,油光黑亮。

随后又钻出了一个打扮的像鲜花一样的女人。说是女人,从身高和容貌上看多像是少女,是摄取尚宝生魂的小狐狸精。

人们看到叶小丽的美貌,立刻将对尚宝生的怨恨减为零,并主动帮尚宝生往回卸灵芝,让尚宝生陪叶小丽进屋休息。

灵芝卸完了,宝马掉头,回去找他的主人了。

叶小丽的鞋跟有半尺高,走在土路上发不出半点声响,只是在路面上扎出多个圆圆的深浅不一的小洞。使得叶小丽就像一个病态西施,又像弱不禁风的林黛玉,人们担心她会不会无风自倒,有心上前搀扶,又怕尚宝生不干。

尚宝生陪着叶小丽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到了分别多日的家,见到了病态十足的丁丽华。

丁丽华看到尚宝生,眼前一亮,有心起来,但身子好像是别人的,根本不听自己使唤。

尚宝生上前按住要挣扎起来的丁丽华,让她躺下,看到丽华消瘦的脸,往日的夫妻情油然而生,真想割下自己的肉长在丽华的身上。

尚宝生用手擦着丽华的泪水,自己的泪水也忍不住流下。屋里屋外的人不忍心目睹此情此景,有的背过脸去,也在偷偷的擦泪。

叶小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出去更不是,就像一个彩色雕像,又像一只呆雁,孤零零立在地上,一动不动,在人们不知是欣赏自己,还是谴责自己的目光下,感到无地自容。

高小凤有心替叶小丽解围,接过她手中的坤兜,并让叶小丽坐炕边。

远来的凤凰不如鸡,叶小丽只能听小凤的安排,非常不情愿地坐在炕边,用目光打量无力起来的尚宝生的原配夫人丁丽华。当二人目光碰在一起的时候,叶小丽心虚的避开。

丁丽华从叶小丽的眼神中看出了她和自己男人肯定发生了关系。立刻醋海翻江,不能控制,她将尚宝生的手从自己脸上拿开,说出了憋在肚里多日的气话:

“你还回家干什么?你心里还有这个家吗?你心里没这个家,你心里也没有我,也没有小兰。你就在外面过你的欢乐日子得了,你还把花一样的女人领回家来,这不是活活要我死吗?我满心希望你回来照顾我,我的病会好起来,可现在呢,你这是往黄泉路上推我,我丁丽华还不想死,小兰还需要我照顾,我不希望小兰落在后妈之手。正好今天大爷也在这,当着乡亲们的面,咱把话说清楚,一会儿让人把尚宝林车找来,家里的东西我一分不要,只等小兰放学,我们娘俩坐车回娘家,给你们腾地方。你尚宝生领回这样好的女人,也算你有能耐,是个男人!我丁丽华不配做你的妻子,我心甘情愿让这位给这个妹子,从心里祝愿你们俩能幸福……”

丁丽华连说带哭,累的气喘嘘嘘,还想往下说,被尚天龙拦住:“丽华,先少说两句,尚宝生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今天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丽华解释清楚,如果达到丽华满意,还则罢了,让丽华说出一个不字,虽然家是你的,可是我今天也要当一回这个家,水你都甭想喝一口,更甭说吃住了,立刻领上你的这个心肝宝贝滚出去,我没有你这个侄子,你也甭管我叫大爷,丽华闭着眼睛找一个也比你强,好赖知道疼她爱她。”

看尚天龙说出了急话,高小凤也急了,说出来的话像竹筒倒豆子——直来直去:“大爷,您先消消气,气大伤身,为我们小辈气坏了身子不值得,我们也会感到不安。嫂子你也别着急上火,我哥既然回来了,就得啥事有个安置,哥你也别吞吞吐吐的,啥事该一是一,该二是二,跟大爷和我嫂子说清楚,我嫂子也不是那胡搅蛮缠的人,有些事她会原谅你的。”

尚宝生无非说叶小丽是金武福的爱人,她和自己回来是考察野生灵芝资源的,你们说的那些事,纯属风马牛毫不相干,我真要有心和她一起过日子,早远走高飞了,还领她来尚家沟干什么?你们不要对她有偏见,人家叶小丽可是好人。

丁丽华这会儿已缓过气来,听尚宝生说叶小丽好,更加气愤:“是,她是好人,她是像鲜花一样的好人,人见人爱。只有我是坏人,我像一滩臭狗屎一样,躺在炕上,谁见了谁讨厌。到这会你还替她说话,可见她在你心中的位置比我还重要!你不在家,我有苦水向谁说?向谁诉?如今我病成这样,你回来一不问寒,二不问暖,三不问病理原由,装出一副假惺惺悲痛的样子,流几滴眼泪给谁看?我不是三岁小孩,什么事我看不出来?

叶小丽在炕边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对丽华说:“大嫂,你不要生气,更何况身子还不好,有些事不怨我尚大哥,只怪我今天不该来,如果今天没有我,也不会把你气成这样。”说完从兜里掏出200元钱放在炕上,又掏出一身给小兰买的衣服,又像对丽华,又像对尚宝生说:“这200元给嫂子买点好吃的,这身衣服是给小兰买的,不知合身不合身?要不合身找人给改一改,那我就先回去了,等过几天嫂子你病好了我再来。”说完站起身就要走,众人连忙给让开一条道,叶小丽就像落难之人看到了一条生路,在人们欣赏、尊敬和佩服的目光中,逃出了这个是非场。叶小丽这一举动,令在场所有人震惊。

尚宝生有心去追叶小丽,将她拽回来,又怕丁丽华不让。

丁丽华也感到自己闹得过了头,有心让尚宝生出去将叶小丽请回来,又拉不下脸,只好听之任之。

尚天龙不生人家叶小丽气,恨的是自己的侄子,也是看到丽华病成这样,是说自己侄子给丽华出气,人家毕竟是外抬来的,就是自己主持公道,人家嘴上不说,心里也当不住说你偏向。当个长辈不容易。现在无意中将自己侄子领回的这个漂亮女人得罪了,就算不是自己的错,自己作为长辈,也要出这个头,负起这个责任。

小凤一开始就觉得这件事情办得过火,人们都应该平心静气,好像什么事也没有,等人都走了,关起门来是一家人了,有什么话再心平气和的说出来,现在可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家人为这事打架斗嘴,第一犯不上,第二也让外人笑话。现在不但事情没解决,又多出一码子事。叶小丽既到咱家来了,不管她以前和尚宝生什么关系,咱也要以礼相待,以理服人。这会儿人家要回家,第一没有汽车,第二没有火车,真要让她自己走出尚家沟,就她那小样,还不得把她累死?真要天黑碰见山牲口,还不得把她吃了?她要再心窄想不开,有什么山高水低,她的男人肯定要来要人,到那时事情可就闹大了。

这些想法也就在几秒钟之内完成,比如说你想上月球,你会想到要坐火箭,其实不到一秒钟时间,你的目的就能达到,啥事想起来容易,说起来写起来不容易,真要做起来更不容易,这得需要时间。

尚天龙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他果断地命令小凤:“你去无论如何不能让人家走,不行先让她上你家呆着去。”

尚天龙这句话不但代表了所有人的心愿,而且还替丽华解了围。这句话还只能尚天龙说,别人想说他不够资格,恐怕也没人听他的。这就是做长辈的人能让人尊敬的地方,是老小孩和小小孩的区别所在。

你什么干不了不怕,只让你支支嘴,拿拿主意,但千万要注意,不要凡事都说上几句,平凡的事一般人都会做,只有遇到特殊的事,一般人没了主意,那时才能显出姜是老的辣。小事婆婆妈妈,大事没了主意,说句不客气的话,还不如小小孩,只能给人家添乱。

“老小孩经”先讲到这,再说叶小丽。叶小丽从屋里出来,已有几位好心的女人追出来,拽着不让走。人们都希望将这个像仙女一样的狐狸精请到自己家,不但不怕咬自己家的鸡,还心甘情愿的将鸡杀死,退毛洗净,开膛剁块,搁锅炖烂,然后放上一把榛蘑,让这个可爱的女狐狸精吃个够。

上岁数的女人说:“闺女,上我家去,我家有小鸡,这几天正好我也馋了,咱们杀一只,借你光我也开开荤。”

年青的女人说:“大妹子,上我家去,我家上午杀的鸡,平时杀一只,这回杀两只,够咱姐俩吃的,这会估计炖熟了,回家正好吃。”

在大伙一片吃鸡声中,叶小丽这个十足的小狐狸精被感动得大放悲声。她也许后悔自己不该偷吃人家没圈住,不小心跑到外面,原本属于丁丽华的鸡。人们都认为她是罪魁祸首,但这些人不但没有怪罪她,而且还热情地往家让,让吃有别于自己偷吃的那只鸡的鸡肉。

正在人们争得不分高下的时候,小凤飞来了,她说:“谢谢大家的一片好心,这个小狐狸精你们谁也不能往家领,老猎手尚天龙我大爷说了,她归我了。你们只有爱她的权力,没有占为已有的权力,领到我家也只是好吃好喝养几天,然后放归自由的山林里去。她有她自己的生活。”

叶小丽看过《聊斋志异》,书里对狐狸精的描写令她感动。她知道眼前这个模样和自己不相上下,只是比自己高点的小凤,管自己叫狐狸精,用的是褒义词,漂亮语,欣赏话。

小凤问叶小丽:“愿不愿意住我家去,我家只有一个孩子,我男人今天走了,说起名字你应该认识,他叫尚宝山,也是在冯工那干活受累的。”

叶小丽点头说认识,小凤说:“既然认识,大家就是朋友,上我家没说的,把哭声止住了,眼泪擦了,欢欢喜喜跟我走,我可不愿看你哭丧个花脸。”

叶小丽停止了哭声,擦干眼泪,在高小凤的搀扶拉扯下,乖乖地去了尚宝山家。

人们对没有将叶小丽请到自己家很惋惜,都恋恋不舍的看着叶小丽像桃花一样的身影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随着小红靴一起一落,尖尖长长的靴子跟在笔直的土路上扎出两条左右弯曲深浅不一的小眼。

山里人在电视上看到过模特,也看到过模特穿的这种鞋,那是在地板上留不下脚印。今天不但看到了叶小丽这个袖珍模特,还看到了她穿的这种真鞋,还有这种鞋在土路上扎出来的小眼。

模特不一定身高才美丽,正如情人眼里出西施,任何事情应该把审美权交给有情人。冷血动物眼里没有美,更没有爱。

叶小丽这个无名旦角走了,就像唱戏少了一根台柱子,闹得观众不爱看,纷纷退场。

唱戏的官或叫团长不但没有向观众表示道歉的话语,而且恨不得都赶快走光,一个人影也没有,或者一开始你就多余来凑热闹,闹得这几个演员下不来台。自己走了算识相,要等人家赶自己走,脸面何存?尊严何在?热闹不是随便凑的,戏也不是想看就看的,作为君子,像这种热闹和戏最好避开。

尚天龙也退出了戏台,台上只剩男女主角尚宝生和丁丽华。这回俩人随便演,戏演砸了也没人喊倒好。

男主角先问女主角:“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去。”

女主角将饿变成狠:“我想吃什么?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只想吃你。恨不得将你咬成碎片,我才解恨呢。”

男主角真的将脸递到女主角面前,女主角用双手捧着,毫不客气的,爱惜的咬起来。

她舍不得自己独吞,她想和男主角一同分享这人间的美味,于是将自己还没舍得咽肚的美味像喂自己的小孩一样,甚至用舌头探一探,看看将东西咽下没有?嘴对嘴吐在男主角的口里,尽管自己肚子很饿,甚至在咽口水。

这是什么?这就是爱,是女人对男人的爱,是母亲对婴儿的爱,是价值连城的珍宝,是人们管叫木积子的野生灵芝。丁丽华饿了。尚宝生回来,丁丽华真的感到了饥饿,她强打精神坐在饭桌前,连吃饭筷子都不会使了,慢慢学着吃尚宝生做的可口饭菜,和小兰有说有笑,三口之家又恢复了往日的欢乐。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