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马王子的书车 人类的精神食粮

增加营养 陶冶情操 祛除烦恼 延年益寿

 
 
 

日志

 
 
关于我

我从小是地主的狗崽子,上学后是地主的后代!虽然门门满分,可一张奖状没得过!高考达到录取分数线因为家庭成份是地主而与大学擦肩而过。负气闯关东。在北大荒跑了三年多的“盲流”。包产到户以后回到家乡在燕赵潮河稻田大学改造学习至今,取得了博士或者是博士后的称号!哈哈,固步自封的!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第四十章 爱的审判  

2008-11-17 17:55:02|  分类: 野生灵芝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王光玉

                                                                  笔名王立青

                                                                  网名白马王子

下午五时,叶小丽带着不自然的笑容将金武福迎进展厅。金武福热情地和尚宝生握手,并对自己不在家这段时间对自己爱人的照顾表示感谢,并说让叶小丽做好吃的,第一给自己接风,第二宴请尚宝生,以表示他对尚宝生的感谢。

尚宝生对自己的情敌说着实话:“照顾叶小姐是自己应该的,我并不比你对她照顾的差,你要不相信,可以问问她本人。

金武福回头问叶小丽:“尚兄弟说的可是真话?”

叶小丽也说着实话:“人家尚大哥比你强多了。”

金武福打着哈哈:“比我强就好,这回我回来了,我和尚兄弟一起照顾你,如果有照顾不到的地方,尚兄弟要多帮忙!”

尚宝生想对金武福说对他父亲的死表示哀悼,但一看这个孝子好像没把他父亲离世放在心上,心里的话也就没说出来。

人在欢乐时最好别提悲痛事,人在悲痛时,可适当说些欢乐事,但也要注意分寸,以免玩笑过了头。

叶小丽没在家做饭,她上外边饭店去订餐。金武福和尚宝生在客厅等着叶小丽回来,说一些闲言碎语。这时尚宝生收到了小凤打来的电话。尚宝生接完电话,金武福问什么事?尚宝生说自己老家媳妇吃不下饭,上医院还查不出什么毛病。金武福听了笑着说:“人家那是想你想的,回家和她睡上几宿就好了。”

尚宝生听说人得相思病,但没想到会落在丽华头上。正好金武福也回来了,我一半天就收拾野生灵芝回家。心里这么想,嘴没说出来。

叶小丽回来喊二人出去吃饭。尚宝生对叶小丽在上回他们二人一起吃饭的餐厅订餐感到惊奇。尚宝生想:叶小丽这里面一定又在搞鬼,也许上回她买单,这回需要我付费,或者是那天在这吃完饭回到家得到了我的爱,想重温旧梦。可今天金武福回来了,不是我尚宝生自己,她也许希望金武福像我一样,对她要温柔不粗暴。

尚宝生没有酒兴,第一杯是为金武福洗尘酒,没说的,干了。第二杯是为自己替金武福照顾叶小丽答谢酒,应该的,干了。第三杯无名酒,就没必要满了,尚宝生不喝了。

叶小丽拿起了酒瓶,用心灵的两扇窗户向尚宝生发短信,同时一心二用,嘴里说着:“来,尚大哥,我给你满上,咱哥俩陪金大哥一杯。

尚宝生拒绝不了尚大哥的诱惑,手里的酒杯乖乖投了降。

金武福头一次听到这么亲切的称呼,很高兴,端杯和二人喝干。叶小丽又将酒满上,叫金武福陪尚宝生喝,然后又满上,叫金武福陪自己喝。叶小丽要成心将金武福灌醉。这也是尚宝生收到叶小丽发短信的内容。

当服务员来收买单钱的时候又发生了上次同样的难题,尚宝生要给,叶小丽不让,服务员说了和上次一样的话,只是多了请客两字:“两口子请客吃饭,还这么客气,谁给都一样。”

金武福喝多了也还明白,用手指着尚宝生说:“不用你给”,又一指小丽,“她给”。

服务员听金武福的,接过叶小丽的买单钱,她错把金武福当成了夫妻二人的叔叔。

金武福这个大汉也降服不住又香又辣的水,只能由服务员眼里的两口子携扶回家。

两人一左一右,将金武福的上肢一人一条架在肩膀上,用一手拽住,另一只手搂着金武福后腰,好像二人要用力将金武福撕裂。

尚宝生没叶小丽有劲,金武福多次倒向她那一边,叶小丽忙让尚宝生使劲拽。

二人在用一只手要将金武福撕裂的同时,另一只手在后边相互找伴。当互相碰在一起的时候,又急忙避开。二人怕两手产生的电流将金武福击穿。经过多次接触,觉得没事,才放心大胆的溶化在一起。

金武福没被二人撕裂,也没被电光击穿,被架到叶小丽的卧室,躺在自己多日没睡过的床上。

叶小丽一心一意铺床,给金武福脱衣。尚宝生知趣,回到自己屋里。

尚宝生的心就像一棵青杏,掉进了醋缸,酸得他衣服都没脱,躺在没铺被子的床上。两眼直直的看着天花板,手中的烟头都快烧手了,也没发觉,直到烧疼了,才狠狠地扔掉。无辜的烟嘴被摔得火星四浅,疼得在地上‘嘣’了几下,委屈地滚在一边,不敢言语。自己的苦果自己吞下,可见世上的事报应不爽。

尚宝生又点着一棵烟,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夹在手上,脑子开始工作。他先想到叶小丽趁金武福酒醉会来找他。等到一棵烟抽完,不见动静,又一棵烟抽完,还是不见动静。也许叶小丽累了,睡着了,或者她想换换口味,此时正跟那个半大老头久别如新婚呢!

想到这里,尚宝生焦躁不安,他真想立刻起来前去英雄救美,将叶小丽从金武福手中夺回来。可转念一想,如果是叶小丽同意,自己岂不多管闲事?

任何事情自己瞎想也没用,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算,该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再算也不是你的。如果今天夜里不见叶小丽动静,自己明天就回家,你叶小丽既然无情,也别怪我尚宝生无义。

尚宝生趁上卫生间时,看到叶小丽房间已关灯,任何声音也没有,看来他们真的睡着了。 

尚宝生彻底地绝望了,他就像一个刚断奶的孩子,满心不高兴地回屋脱衣躺下。他觉得自己是天下最不幸的男人,他觉得自己被叶小丽甩了。

始乱之,终弃之。这是说男人无情无义,说这话的人肯定也喜欢女人,或者本身就是女人,要不何以站在女人立场上说话?

女人被弃之,就像苦水一样苦得可怜,容易引起人们的普遍同情。男人被女人弃之,人们的同情心就会泯灭,被蒙上一层油,让狗吃了,不但不可怜你,甚至还瞧不起你。说你无能无力,无钱无势,连个女人都养不住。看来人们是永远的同情弱者,喜欢女人。

无欲则刚,我尚宝生不做弱者,我不需要人们的怜悯和同情,在哪不注意悄悄栽倒的,要在原地不用别人搀扶,自己顽强地默默爬起来,拍掉身上的土,继续走路,这会引来人们的敬佩。如果栽倒了,躺在地上撒赖,哭着不起来,懂事的父母都不会理你。除非拿你当爹,拿你当他们的小祖宗。

尚宝生心想:明天早点起来,上外吃早点,回来就收拾野生灵芝,然后找叶小丽算账,把吃你的,喝你的,还有上回在饭店你替我付的200元钱,该多少你叶小丽一句话,就是多个三百、五百元的也无所谓,我啥也不说,会一分不少的给你。不是我尚宝生卖野生灵芝有钱了就财大气粗,好聚好离,总之咱们不能白好一场,干啥临分手了还闹翻?那不是君子所为,我尚宝生干不出这种事。说到不能白好一场,尚宝生心里没了底,金武福和冯工都说让我照顾叶小丽,不敢说他们在利用叶小丽挣钱,如果那样,自己可就倒大霉了。

这比上次强盗明抢还要厉害,上次是玩具手枪,没有子弹。这回是温柔一刀,肯定是让人家宰定了。自己没出过门,倒是不行啊!就如同周岁孩子走路,平地也是没有井盖的污水井,都会栽跟头,都会掉进陷井里。

现在的人想钱想疯了,为了将钱弄到手,不择手段,没能耐的坑蒙拐骗,偷盗抢劫,欺压良善,有能耐的贪污受贿,搜刮民财,鱼肉百姓。他们简直就是当代的超级乞丐。不是在往出挥霍祖宗的家底,就是在花子孙的压岁钱。

留世路与子孙走,留田地与子孙耕。他们会想那么多?他们不理论后世,他们一条道走到黑,不钻牛犄角不回头,不进监狱不罢休。

他们没有子孙,就是有也会像没座住的倭瓜蛋,化了、烂了、黑了、干了。

父债子还,钱没有白花的。连共产党还要清算地主富农,还穷人一口饭呢!现在不还没变天呢吗?不还共产党的天下呢吗?

朗朗晴空,岂容乌云遮日?浩浩乾坤,不能污水横流!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尚宝生自己不干好事,害怕落在别人的菜板上,临死也抓几个垫背的,拿这些人出气。

法官断案都是一码说一码,民不举,官不究,同一个案子原告提出的予以解决,被告提出的不予理睬,‘对不起,你得另行起诉!’尚宝生简直就在将事情复杂化,混水摸鱼。

提到法官断案,尚宝生又开始审叶小丽,你是不是要骗我钱财?没有证据,不清楚。那好,算我没说。

本法官再问你:“你是不是真心爱我?”

你说爱不爱我,我自己心里清楚。我觉得你是爱我的,这从你的眼神就能看出来。既然知道你爱我,那咱们就问下一个问题,也是最后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你是不是受人支使?就像钓鱼的诱饵引我上钩?又像三十六计的美人计?不愿说就得了,哭什么?纯粹是那叫什么吃肉动物来的?面对到嘴的猎物掉眼泪。

尚宝生审到后半夜,这个案子也没审清,烟抽没了,屋地全是烟头。屋里就像日本扔的一棵毒气弹爆炸,又像猎人用柴草辣椒熏獾子,乌烟瘴气,不见天日。尚宝生被熏迷糊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尚宝生睡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