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马王子的书车 人类的精神食粮

增加营养 陶冶情操 祛除烦恼 延年益寿

 
 
 

日志

 
 
关于我

我从小是地主的狗崽子,上学后是地主的后代!虽然门门满分,可一张奖状没得过!高考达到录取分数线因为家庭成份是地主而与大学擦肩而过。负气闯关东。在北大荒跑了三年多的“盲流”。包产到户以后回到家乡在燕赵潮河稻田大学改造学习至今,取得了博士或者是博士后的称号!哈哈,固步自封的!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青樱桃  

2008-11-17 15:50:38|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王光玉

                                                                    笔名 王立青

                                                                    网名  白马王子

丫丫这几天甭提多高兴了,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两个字:开心!

先说家里:爸爸收药材挣了很多钱,听妈妈说最低也不下一千元。自己的零花钱也水涨船高,从每天的五角增长到一元!五角钱够干什么?只够我中午买一个不到二两面的菜包子!一元钱和五角钱相比意义可不一般:从理论上翻了一倍,落实到实际中更是不同凡响。五毛钱买菜包子,另外五毛钱可以买根雪糕。如果不买雪糕,可以买五片“川辣王”;如果不买“川辣王”,可以买一小兜五香瓜子;如果……丫丫高兴得都不知道用这五毛钱买啥好了!

再说学校:丫丫学习好,每天受到老师的表扬就如同水到渠成、顺理成章!所以她并不觉得殊荣!最令丫丫高兴的还是室外墙根几颗含苞待放的樱桃花。每棵树上都挂满了粉红色的花蕾,点点花蕾似玛瑙、似宝钻,将樱桃树点缀得娇艳无比,恰似一面锦缎!随着天气的晴好,酝酿已久的芳香将花蕾绽放。伴随着花香四溢,蜜蜂飞来了!蜜蜂采满了芳香,颤巍巍飞走了!蜜蜂飞走了,蝴蝶又飞来了!蝴蝶比蜜蜂猖狂,它不是采集芳香的花粉,而是用长长的吸管直接吸蜜,对娇嫩的花朵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柔情,而是肆意践踏、随意摧残。

丫丫不喜欢蝴蝶,每逢下课,都到樱桃树下捉蝴蝶。还没等她靠近,各式各样的彩蝶纷纷飞向四面八方,丫丫边追边喊:“蝴蝶飞,我不追,蝴蝶落,我不要……”一阵瞎忙活,最后没有抓到一只蝴蝶,而且还引来同学一阵笑声,气得丫丫坐在地上望蝶兴叹,无可奈何的说:“我为什么不长一对翅膀?”

丫丫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都是幸福快乐的。然而最令她憧憬的幸福是,再过些日子——5月22号——就是她十二岁的生日。以前每次过生日头半个月,丫丫就主动和父母商量自己喜欢什么玩具,爱吃什么好吃的。蛋糕是必备的,不用商量。对于丫丫提出的合理要求,父母基本上都会满足,为此丫丫在生日快乐中度过了十一个春秋。

今年刚过五一,还没等丫丫开口,母亲就对丫丫许下诺言:“这几天你爸爸收药材挣钱了,等丫丫过生日,我要给丫丫买一个有祝福音乐的生日蛋糕,买一个大大的绒毛熊猫,再给你买一个电动的小汽车。”

听了母亲的许诺,丫丫高兴得几乎蹦起来,就差没喊“母亲伟大母亲光荣母亲神圣母亲是丫丫的福星”了。丫丫每天在快乐中等待,等待自己生日的到来。

等到五月十二号,这个举世震惊的日子,将丫丫的美好憧憬化为泡影。母亲对自己的诺言不再提起,而是时刻关注灾区儿童的命运。当看到一个母亲为素不相识的婴儿吃奶时,母亲泣不成声。母亲动员父亲,将收药材挣的钱拿出大部分捐给了灾区。丫丫每天的零花钱是一元,现花现跟母亲要,天天要母亲嫌麻烦,有时就让丫丫开抽屉自己拿。丫丫很自觉,每次除了自己应花的一元钱,从不多拿家里的一分钱!时间长了,丫丫赢得了母亲的信任,将钥匙放在和丫丫约定好的地方。父亲知道母女二人的默契后,戏称丫丫是“二掌柜”!面对父母十分的信任自己,丫丫心里感到由衷地自豪,觉得自己长大成人了!

随着自己生日一天天临近,电视报道灾情也日益加大。父亲起早贪黑走街串户收药材,母亲做好每日三餐,大部分时间坐在电视机前关注灾情,关注灾区孩子的生死安危。每日以泪洗面,并再次将父亲挣的五百元钱捐给了灾区。

看到抽屉里的钱日益减少,想起母亲对自己的承诺,丫丫迷茫了:作为一个母亲,灾区的孩子比您自己的女儿还重要吗?如果承诺不能兑现,做女儿的以后还能相信您吗?您将钱成百上千地捐给灾区都那么舍得,为什么不给女儿我留下几十元过生日?看来您以前对女儿的爱也是虚伪的!想到这里,丫丫一赌气拿了十元。锁好抽屉,把钥匙放在老地方,背上书包,若无其事地上学去了。

丫丫从小长这么大,身上从来也没装过这么多钱。兜里的十元钱就像一根无形的绳索,每时每刻牵动着她的心,一会摸摸兜,看钱还在不在?怕自己估摸不准,多次将钱掏出来,确认无误后,从新装进兜里!

中午休息时间到了,同学们买回了包子、方便面之类的充饥食品用以填饱肚子,唯独丫丫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咽口水。和丫丫同桌的敖冬雪关切地问:“你怎么不出去买好吃的,是不是忘了带钱?”丫丫心有难言之隐,只是不知所措的摇摇头。

“你要是没钱,我这有,”敖冬雪说着从兜掏出一张揉得不成样子的一元纸币摔到课桌上,“你先花着,等你以后有了再还我!”说完不管不顾又低头吃包子!

面对同桌的慷慨解囊,丫丫婉言谢绝:“谢谢你,我真的不饿,你把钱装起来。”丫丫将钱推给敖冬雪,起身走出教室!

室外墙根的几颗樱桃花早已凋谢,落在地上的花瓣经过风吹日晒雨淋,失去了往日的鲜艳,正慢慢地枯萎,但仍散发出淡淡的幽香。几只蜜蜂时而飞起,时而落下,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好像在问丫丫:花儿为什么不常开?樱桃树上吐出了新叶,枝条上挂满了黄豆大小的青樱桃,就像一串绿色玛瑙,在阳光的照耀下,璀璨夺目,垂垂欲滴。丫丫随手摘下一颗放在嘴里,还没等嚼碎,一股又苦又酸又涩的滋味从口腔迅速蔓延,最后充斥整个身心!丫丫想吐掉,大量的唾液容不得她多想,不由自主地吞下了这颗破碎的苦果!好奇心促使丫丫又摘下第二棵青樱桃,放在嘴里慢慢品尝。和第一颗一样,丫丫品出的依然是苦、是酸、是涩!丫丫舍不得下咽,她要用唾液将苦和酸稀释,。当嚼碎的青樱桃在嘴里变得没有任何滋味时,丫丫品出了其中的酸甜苦辣:母亲的许诺就像一股春风,吹的樱桃花开,感动得我心花怒放;五一二就像一场凄风苦雨,将正在盛开的鲜花摧残,换来的只有挂满枝头的一颗颗又苦又酸又涩的青樱桃!

品着青樱桃,丫丫想到了蛋糕,想到买蛋糕需要钱,丫丫心里盘算起来:最贵的需要六十元,最贱的也要四十元,我不求最贵的,我只要最贱的。如今我有十元钱,那三十元从哪来,就是我中午不吃饭,每天省下一元钱,离过生日还有三天,也就省下三元钱,那二十七元从哪来?我没跟母亲打招呼,自己私自拿了十元钱,母亲知道后会不会责备我?母亲再发火她也不会打我,可怕的是父亲!父亲只打过我一次!记得那年我八岁,我和父母在桌上吃晚饭,忽然想到咪咪——狗——还饿着,我端起饭碗往屋外跑,想和小狗一起分享。

母亲问我:“不好好吃饭,端着饭碗跑什么?”

我不搭言,我要给他们一个惊喜:我吃饱了,连小狗都喂了。后来知道这是骂人的话,但当时我的确是这样想的。我的本意是我吃一口,咪咪吃一口,没想到咪咪吃独食,我刚喂它一口,还没等我吃,它就扑上来将我的饭碗抢跑了!我不甘示弱,和它争夺饭碗,万万没想到平日温顺的咪咪却一口将我的手咬住了!我疼得大哭!咪咪看到我恼了,松开我的手,独自享用散落在地上的大米饭!

听到我的哭声,爸爸第一个从屋里冲出来,不由分说,到跟前就踢了我一脚,嘴里训斥道:“我叫你吃饭不吃饭,端着饭碗瞎溜达,我把你腿踢折了!”

我被踢得踉踉跄跄,几乎要摔倒,多亏被母亲扶住。我扑进母亲怀里大哭,感到自己受到了天大委屈!

爸爸怒气未消,还想从母亲怀里把我拽出来继续发泄他的脾气,猛然间发现了我手上的鲜血,厉声问:“这是咋弄的?”我呜咽地说:“狗咬的!”

爸爸二话没说,抬脚把正在一边享受“战利品”的咪咪踢飞!落地的咪咪“汪汪”叫着跑回了狗窝!爸爸想关门打狗,被母亲一句轻轻的话语而阻拦,母亲说:“丫丫她爹,丫丫的手伤成这样,你倒是想个办法呀?你就是把狗打死了,丫丫的伤不治不行!”

爸爸听了母亲的话,一边掐住我的胳膊腕止血,一边让母亲回屋找两块毛巾。

爸爸看到我还在抽泣,哄我道:“丫丫不怕,爸爸一会拉你去医院!”爸爸的安抚,和刚才比起来,简直就是冷暖两重天!我感到温暖,感受到父爱和母爱相比同样的伟大!

我温顺地点了点头!

爸爸用母亲拿出的一条毛巾把我的小手包严,另一条勒在我手腕上,随后急急忙忙去启动他的三轮摩托……事后爸爸背着母亲向丫丫道歉,说那天不应该打她,并抓住丫丫的小手让打他的嘴巴。丫丫不打,爸爸向丫丫郑重承诺:今后绝不再碰丫丫一根手指头!

爸爸说到做到,从此真的没打过丫丫,也是丫丫懂事,从来不做惹父母生气的事!

丫丫想:这次拿了十元钱,相信爸爸也不会打我,是您亲口封我是“二掌柜的”!更何况还有您的郑重承诺,相信您不会出尔反尔。想到这里,丫丫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晚上放学回家,母亲早已把饭菜端到桌上,爸爸在喝酒。看到丫丫,爸爸关切地问:“饿不饿?快洗洗手吃饭吧,一会饭菜都凉了!”洗完手的丫丫坐到饭桌前,恨不得将饭桌上的饭菜一口吞进肚内,忙不迭端起饭碗狼吞虎咽起来。

丫丫的吃相没有引起父母的注意,他们所关注的是地震灾区,灾区倒塌的学校,死难的学生,还有痛不欲生的学生家长,对即将到来的丫丫的生日闭口不提!听到父母的议论,丫丫心里十分难过,为父母不替自己的生日着想而悲伤,更为灾区遇难的学生而伤痛。

第二天早晨,爸爸吃完早饭就开车走了。母亲在厨房刷碗筷。心怀鬼胎的丫丫故意跑进厨房去和母亲要钱。正在刷碗筷的母亲很惊讶:“丫丫怎么了?每天都是你自己拿,干啥今天跟我要?你自己开抽屉拿去吧!”丫丫从母亲的话言话语中知道了母亲对自己的信任,高兴地跑回卧室,开抽屉拿走了仅有的三十元钱!

随着地震灾情的进一步扩大,余震不断,各行各业纷纷伸出援手,捐款捐物,帮助受难的同胞渡过难关。丫丫所在的学校也不例外。做完早操,老师没让同学回教室上课,说校长要给同学们讲话。同学们都很纳闷,纷纷猜测:是不是哪个同学严重触犯了学校纪律,是要点名批评,还是要向同学们公布处分结果?整个操场鸦雀无声,看到前面站立的女校长平时有说有笑、今日脸子嘟噜得像水一样,同学们个个屏住呼吸,就是没有做过错事的同学心中也忐忑不安,害怕点到自己的名字而挨批评!

“同学们,当我们每天背着书包高高兴兴来上学,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读书的时候,你们可曾知道,四川地震灾区的孩子们过得怎样?他们是不是像我们一样,每天可以上学,可以得到父母给的零花钱?”对于校长的提问,有的同学小声说“知道”,有的说“不知道”!校长对不知道的同学说,“我告诉你们,有大部分同学被埋在倒塌的校舍里,他们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侥幸生存的学生也是无家可归,他们正等待全社会的救援!作为一校之长,我带头捐出五百元支援灾区重建,其他老师可以自愿!”

看到校长捐钱,其他老师也纷纷解囊,有捐一百的,也有三百、二百的不等。老师捐完款,校长将目光转向同学:“同学们,我知道你们经济不能自理,花钱靠父母,有家庭困难的同学因为没钱而从家带饭。我只希望同学们各尽所能,本着自愿的原则,少买一根雪糕,两片‘川辣王’,将这些零花钱用在奉献爱心上,为灾区的校舍重建增砖添瓦,让灾后余生的孩子早日重返校园!”

敖冬雪的父母在火车站工作,因为家中有钱,她小兜里零钱不断,每天花好几块钱买零嘴吃不算,如果碰到同学有困难,她也会解囊相助,素以慷慨著称!听到校长说让同学们自愿捐款,她第一个从队列出来走到前面,从兜掏出二十元交给了老师!看到敖冬雪一个女同学尚能如此,男同学也不甘示弱,纷纷涌向前面,个个嘴里喊着“老师,我捐二十”,“老师,我捐十元”……

丫丫开始并不想捐钱,她知道这是自己从家偷出来预备过生日买蛋糕的。明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父母不闻不问,看来指望父母给自己过生日是没有希望的。如果把这四十元钱全部捐献给灾区,自己过生日能不能吃上蛋糕也就很难说了。家中大部分钱都让爸爸拿去收药材去了,如果当天把收上来的药材卖了,家中就会有钱,如果卖不了,自己的零花钱都没指望,更甭说吃生日蛋糕了!是捐还是不捐,是自己过生日吃蛋糕重要还是让灾区的孩子重返校园重要,丫丫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直到同学们都走光了,丫丫还一个人孤零零站在操场上原地不动!老师问:“丫丫怎么不回教室?”丫丫终于从两难境地摆脱,将生日蛋糕舍弃,选择了爱心:“老师,我要捐钱!”

老师笑了:“你捐就捐吧,我们谁也没当你捐呀?捐多少?”

丫丫没有回答老师的提问,走到前边,将四十元钱递到老师手里,一声不吭的转身走了!在转身的一霎那,泪水夺眶而出!丫丫没有直接回教室,而是来到室外墙根几棵樱桃树前,她要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她不想让同学们看到自己脸上的泪珠儿!

樱桃树上的樱桃依旧是青的,只是靠近阳面的泛出少许红晕,丫丫知道那是假熟。她摘下一颗放进嘴里品尝,滋味依旧是又酸、又涩、又苦!

                                                                    2008年11月17日星期一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